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二十七章气息

第二十七章气息

    周家老祖体内释出的这股力量并不猛烈,然而丁宁的身体穿过青石建筑的瞬间,便有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挤压在他的身上,令他的浑身骨骼都发出将要折断般的声音。

    丁宁唇齿间再次沁出些鲜艳的血珠,他知道这是来源于青石建筑法阵本身的力量,周家老祖既然已经来过一次,自然对这法阵有所了解,而且需要用他来引开那条盲龙,自然不会让他如此轻易的死去。

    所以他并没有丝毫的心惊,一声闷哼之间,他体内隐匿着的无数小蚕骤然急剧的涌动起来,疯狂的吞噬着周家老祖打入他体内的寒煞元气 ”小说巴士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他的身体内外瞬间响起无数细碎的声音,细密得令人心悸,但此时他的身体已经被抛飞到了青色建筑内里的深处,外面的周家老祖根本不可能有所察觉。

    噗的一声震响。

    他的身体重重的坠落在无数枯黄的落叶里,溅起无数沉寂多年的腐叶和尘土。

    腐叶是那种干枯的**,如同风化,没有任何的湿意,四周各种不知名的树木和藤蔓却是生长得分外茂密,充斥了整个青色建筑内里。

    透过这些枝蔓的空隙,青色建筑的内壁上有许多繁复的符文,闪耀着微光,自然显露出神圣的感觉,拥挤的树林间立着一些古怪的石佣,没有五官,但却散发着一种奇异的杀意。

    知道盲龙很快就将到来,坠落在这青色建筑内里一角的丁宁甚至没有调整坠地的身姿,他的身体像一个拔出了一半的萝卜一样,古怪的斜躺在地上,然而体内的那些小蚕吞噬的速度却是更快数分。

    生死只差半分辰光。

    在无数无形小蚕疯狂的吞噬下,如无数黑色砂石阻塞于他体内经络的寂寒元气全部分解。

    也就在此时,他身前的枯叶地里出现了无数条笔直的线路,朝着他的身体急剧的延伸。

    在这些笔直的线路距离他还有数丈之遥时,一股恐怖的威压已经压至他的身上,噗噗噗噗…他的衣衫上瞬间出现了无数道笔直的裂口,衣下的肌肤上也出现了无数条笔直的血线,在下一瞬间,他的身体就似要沿着这些血线裂成无数片。

    以丁宁此时的修为,根本无法和这样的力量抗衡,然而他的面容却依旧平静到了极点。

    他体内的无数小蚕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直接消隐。

    在这些小蚕消隐的瞬间,他的呼吸和心跳也彻底停止。

    他体内的气血和所有流动的气息,就像是被这些小蚕一瞬间全部吸光一样,他的肌肤也变得没有了温度。

    他明明活着,但却就像是一具死去已久的死尸。

    那些朝着他身体笔直延伸的气息疑惑的一滞。

    只是这一个停顿,带来的略微震动,就使得周围所有的枯叶和藤枝全部震碎成无比细微的粉末。

    他的身体前方,产生了一团青黄色和灰色混杂的粉雾。

    不断往外扩大的雾团里,出现了一团黑色,然后迅速的变大,透出。

    一颗庞大的黑色头颅,探出了雾团,出现在丁宁的面前。

    这是一颗如同巨型鲶鱼般的黑色头颅,下颌飘荡着数十根黑色的肉须,然而却没有嘴,没有眼睛。

    扁圆黝黑的头颅上,只有十余颗闪耀着晶光的,如黑色宝石般的斑点。

    比几个成年人加起来还要庞大的头颅上却是没有任何的五官,这便令人觉得诡异,而那些黑色斑点中闪耀着的残忍和强大的光芒,更是让人感觉到死亡的气息在飘散。

    这颗巨大的黑色头颅朝着丁宁探近了些,它身上溢出的元气压到了丁宁的身上,丁宁体内的骨骼再次发出密集的炸响,身体血肉就要被撕裂成无数丝缕,然而丁宁体内的无数小蚕却是又悄然的出现,密布在他体内血肉之中。

    他的整个身体,就像是变成了一个茧子。

    这条黑色的怪虫自然就是传说中实力不亚于七境存在的盲龙,它无法视物,但对于气息的感知却数十倍于寻常的修行者,此刻它头上那十余颗黑色宝石般的斑点中晶光剧烈的闪动,显示它已经真正的疑惑。

    一道肉须有意无意般飘荡在丁宁的胸前。

    丁宁胸口的衣衫变成细碎的粉末,胸口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口。

    这一切在丁宁的识海之中十分清楚,但是他的心境却是依旧保持着绝对的冷静,没有丝毫改变。

    盲龙的头颅往后退了些。

    它凝滞了数息的时间,头颅微摆,围绕着丁宁的身体又晃动了数下,然后又缓缓往后退去,消失在还未消散的尘雾中。

    感知着盲龙的退去,丁宁的心中没有任何的欣喜,因为他不可能永远用这种状态留在这里,只要他的身体有任何的气息流露,这条退却的盲龙还会重新折返,而且以这种强大异兽的心智,将会反应过来只是遭受了他的愚弄。

    不可能再有用九死蚕欺骗盲龙的机会,丁宁却依旧确信自己有着可以生存的机会。

    他的身体依旧像死去一样,没有丝毫的气血流动和温度散发,但他体内的无数小蚕却是又动了起来。

    就像吐出丝线一般,这些小蚕以异常平缓的态势吐出一些元气,直接从他的肌肤中沁出。

    他的身体表面布满了苍白的色彩,然后丝丝的苍白色元气开始汇聚成流,流淌在了他身前的地上。

    汇聚成流的苍白色元气扭曲着,最终变成了数柄笔直小剑的形状,透入他身前的地里,留下数条交错的深痕。

    丁宁的身体在此时复苏。

    他体内的气血汹涌的奔腾起来。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空气里甚至响起了刺耳的声音。

    也就在这一瞬间,原本已经远去的盲龙感觉到了此处的气息,原本沉寂不动的藤枝之间骤然涌起了飓风,无数枝叶撞击在一起,发出恐怖的声响。

    一股暴戾而庞大如山的气息,在其中穿行。

    黑色的头颅再次出现在丁宁的视线中。

    丁宁胸口的伤口开始流淌出鲜血。

    他眯着眼睛,这次彻底的看清了这条盲龙。

    庞大的黑色头颅之后,是滚圆如虫的身体,然而这身体却是十分枯瘦,皮包着骨头一般。

    无数股劲气从这条盲龙的身下涌出,如无数柄看不见的利剑在地下穿行,和上次不同,这次它展现的力量更加的恐怖,无数道尘土从地下深处往上喷起,光是这些激起的尘浪中蕴含的力量就已经让丁宁无法抵御,然而丁宁的眼睛里却反而出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威严。

    “我想和你谈一谈。”

    他抬起了头,看着这条盲龙,平静而威严的说出了这一句。

    于此同时,他握住了末花残剑,往前方的地下挥出。

    一道剑光落下。

    这道剑光对于这条盲龙而言弱小到了极点。

    然而这道剑光留下的剑痕,却是与前面数道剑痕完美的连接在了一起。

    一股独特的气息,从这些剑痕中流淌出来。

    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力量,只是一股很淡薄的气息。

    然而这股气息却似均匀的分散于周围的天地间,透入了每一股周围的天地元气之中,甚至透入了这个奇怪的青色建筑中,甚至透入了它的身体。

    一股战栗从它的体内升起,迅速弥漫至它的全身。

    它前进的身体和力量全部停顿了下来,然后整个空间开始震动。

    它感到愈加的疑惑,然后开始恐惧。

    因为那股气息超过了它的境界,它只有从建造这个困住它的建筑的修行者身上,才感觉过这样的气息。

    “我可以让你出去。”

    看着停下来的盲龙,知道自己赌成功的丁宁深吸了一口气,更加威严和冷肃的看着它,缓慢的说了这一句。

    然后他甚至不看这头强大而恐怖的异兽,转身看向一侧的青色殿墙。

    “破坏总是要比建造容易得多。”

    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这条盲龙听一样,他缓缓出声,同时再次挥动手中的末花残剑。

    数条并不强大的剑气从残缺的剑尖射出,刺入凝固不动般的空气里,但是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却好像扰动了无数看不见的线条,一瞬间在他的身前涌起了数条肉眼可见的青色电光。

    轰隆一声爆响,数条大腿粗细的青色闪电从他的剑尖前方蔓延出来,落在青色建筑内壁的数条符文中。

    青色建筑没有丝毫的震动,但是这整个内里的地面上,落叶下方,却是嗤嗤的喷出无数细微的风流。

    庞大的盲龙往后退却了数丈,它的身体开始急剧的震颤起来,但是所有释放在外的力量,却是急剧的朝着它的身体收缩。

    “看来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它的身体,慢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