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一百八十二章反常

第一百八十二章反常

    陈楚骨骼尽碎,体内五脏自然也是破碎成血泥,然而令人惊异的是他并没有马上倒下死去。

    他依旧站立着,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周家老祖高高隆起的小腹。

    “还有什么意义?”

    他是这一战的败者,身为大楚王朝的宗师,但即将死在大秦王朝的土地上,然而他看着周家老祖,尖细的语气里却反而包含着一种古怪的同情。

    这一句话很难理解,但是周家老祖却很清楚他这句话中包含的意思——连气海都已经冻结成如此模样,连体内的五脏都已经如此残缺,身体已经如此衰老,每过一天恐怕都要消耗大量的天才地宝,活着已经不是享受,本应该在元武皇帝登基前就应该去死的人,撑着残躯活到现在还有什么意义?

    因为理解,所以周家老祖的脸色变得极为阴霾。

    “枯木尚可逢春,更何况登天只差一步。”他极尽冷意的看着陈楚,寒声说道。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而已,还想登天?”陈楚嘲弄的说了这一句,有些古怪同情的目光却落在了扶苏和丁宁的身上:“将死之虫而在外行走,其行自然也毒,你们可要小心。”

    周家老祖冷笑了一声,也不说什么。

    噗的一声轻响,支撑陈楚的最后一丝力量在他体内消失,他颓然坠倒在地,软绵绵的身躯再也难以让人将他和之前在谢家车队里大杀四方的那名七境宗师相比。

    丁宁沉默不语,微微垂首。

    即便是敌人,有些人终究值得尊敬。

    “他们想要做什么?”

    扶苏的目光却是落在了远处,落在了那十余名被劫持的谢家人身上。

    虽然谢家施计成功,以两名修行者伪装成陈家的妇孺并成功的令陈吞天和这名大楚王朝的七境强者反目,然而因为根本没有想到陈家的阵列中竟然有这样的一名七境强者存在,所以谢家今日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车队里五名五境之上的修行者三死两重伤。此刻这两名伪装成陈家妇孺的修行者也已经暴露、死去,谢家手里已经没有让人投鼠忌器的东西,在他看来,那些剩余的陈家人便极有可能将十余名被劫持的谢家人全部杀死。

    然而现在那些伪装成马贼的陈家人并没有这么做,而且此刻也没有马上逃离,似乎只是在等待着。

    “他们想要谈一谈。”

    丁宁抬起头来,看着扶苏和谢连应,道:“陈吞天既然死了,但陈家还有很多家眷,他们这里的人希望谢家能给他们一条生路。”

    “做生意的关键就是要和气生财。尤其不能夺掉对方最后一口饭吃。”

    谢连应点了点头,他看着丁宁的目光满意至极。

    他见过无数的年轻才俊,但是那些人,却都没有丁宁令他满意。

    “你们现在谁是主事人?”

    他往前走出数步,看着那些身影显得非常落寞和凄凉的陈家人,朗声平和的说道。

    一名面容普通的中年短发男子下马,也往前走出数步,对着谢连应躬身行了一礼。

    “放掉我们的人,归还我们的货物。我们谢家不会接着对付你们陈家人。”

    谢连应微颔首回礼,接着很有深意的说道:“你们的马应该很快。”

    这名顶替陈吞天成为陈家主事人的中年短发男子清楚谢连应的意思。

    只要谢家不对付陈家人,即便这里的消息最终传出去,所有人都知道陈家其实是大楚王朝放在关中的一颗棋子。他们也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带走家眷,开始逃亡之路。

    “多谢,我们欠谢家一个人情。”

    中年短发男子再次深深躬身行礼,然后转身上马。

    今日他们和谢家是你死我活的敌人。但现在胜负已分,谢家的承诺,却是让他们真正的感激。

    雷雨般的马蹄声再次响起。所有的陈家人开始逃亡。

    看着远处那十余名已经安全的谢家人,谢连应转身看着丁宁,轻声但郑重的说道:“今日陈家欠我们一个人情,但我们谢家,却是欠了你一个人情。”

    丁宁平静的轻声道:“谢长胜是我的朋友。”

    谢连应微微一怔,他笑了起来,道:“这个不成器的小子好歹交了些好朋友。”

    说完这一句,他便转过身来,对着周家老祖认真行礼,说道:“关中谢家多谢前辈援手之恩。”

    周家老祖此时脸上已经阴霾尽去,面容恢复慈祥和蔼,“只是机缘巧合。”

    谢连应认真道:“对于前辈而言是机缘巧合,但对于我等却是生死大事。”

    周家老祖看了一眼陈楚的尸身,道:“得楚重器,已有所值。”

    “你们谢家承运了什么东西?”

    在谢连应和周家老祖说话之时,一侧的丁宁看着谢柔,轻声的问道。

    谢柔微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轻声的说道:“军械。”

    丁宁皱了皱眉头,问道:“很大?”

    谢柔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丁宁轻声道:“运往鹿山?”

    谢柔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这对于丁宁而言,自然是默认。

    丁宁皱起了眉头,道:“怎么会放心让你们谢家运送?”

    军械一般都是军队自己运送,无法自己运送的,一般都是无法随军,数量极多的东西,或者是东西十分庞大沉重,会拖延军队的行军。

    要运往鹿山的军械,肯定是代表着一朝之力,极具威慑力的巨型军械。

    这样的军械即便交予谢家承运,怎么会没有朝中的重要修行者护送?

    谢柔深吸了一口气。

    这件事极为机密,不可外传,但谢家能够逃过此劫也多亏丁宁,再加上丁宁已经隐隐猜了出来,她再隐瞒也没有太多意义。

    “我们承运的只是军械的一些部件和备件,并非最紧要的部分。”谢柔看着丁宁,轻声道:“即便陈家劫了我们的货物,恐怕也不知道那些是某件军械的一部分。”

    同样的一句话,落在丁宁和扶苏的耳朵里,却是在各自心中掀起了不同的波澜。

    “除了金乌灼之外,难道长陵又拥有了某种更强的巨型军械?”丁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

    扶苏的心中更是震惊难言,难道那件东西,终于制成?

    谢家被劫的十余人已经策马奔行过来,谢柔第一时间上前问了几句,等回到丁宁和扶苏身边时,丁宁微蹙着眉头接着问道:“承运的东西有没有问题?连陈楚这样的人物都看不出么?”

    “没有什么问题。”

    谢柔的眼睛里闪耀着说不出的欣喜,“幸亏了你...我问过了,陈楚查验过,但是也没有发现问题,只以为是制作弩箭所用的箭胚。”

    丁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身体开始充斥凉丝丝的意味。

    寻常弩箭的箭胚自然是圆而细长的物体,若是令军队自身无法运送,必定是数量极为惊人。

    这对于他而言,便意味着巴山剑场昔日的某个构想已经被变成了现实。

    若真是和他所想的一样,那元武皇帝的帝位,将变得更加的牢不可摧。

    ......

    谢家人开始收拾残局。

    被劫持的十余名谢家人虽然都极其的疲惫,但至少没有受什么严重的损伤。

    无忧角、银罗刹扳指、包括陈楚的本命物都被谢家人收集过来,送至周家老祖的身前。

    陈楚的本命物在体内被压缩成数滴晶莹的液滴,然而此刻却是一片指甲大小的紫玉,而且也并非是弯月的形状,边缘并不规整,看上去就像是从某件东西上裂下的一片。

    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周家老祖便温和的喊了一声,让丁宁和扶苏返回他的身前。

    “你的剑虽不俗,但毕竟残缺,今后难以配得上你,这件无忧角却正合你们白羊洞的白羊剑经,只是平时不要轻易动用。这样的大楚重器,若是轻易显露,必定会遭受大楚王朝修行者的出手抢夺。”周家老祖慈祥和蔼的看着丁宁,将无忧角直接交给了丁宁。

    “这件银罗刹扳指的神妙方才你们自然也见到了,你同样也要小心使用。”接下来,他将银罗刹扳指交给了扶苏。

    这两件东西自然都是真正的重器,甚至超过昔日骊陵君赐给墨尘的雪蒲剑。

    但是在致谢的同时,本身身体里冷意未消的丁宁的眼睛里又闪现出一丝异样的情绪。

    周家老祖不可能如此大方。

    即便是要显示大方...对于周家老祖而言,扶苏也只是跟随他而来的朋友,也根本不需要赠这样的一件重器给扶苏。

    周家老祖的此举,绝对是反常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