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一百七十四章便真是有这么巧的事

第一百七十四章便真是有这么巧的事

    这辆马车车轮上附着的黑色羽虫纷纷飞起,汇聚在一起,如水流般落入驾车车夫的衣袖。

    车轮重新落地,溅起一地的浮尘,两匹灰马也重新变成了原来的样貌,继续往前奔行,驾车的车夫根本没有放缓下来检查这两名大齐修行者的尸身。

    只是片刻的时光,这两名大齐修行者的身体却是开始迅速的腐烂,连身上残余的衣物都迅速的化为黑水,渗入地下 ”小说巴士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周围的山林一片死寂,方圆千丈之内的所有生物都已然死绝,然而就在这辆马车在这片山林中消失不久,一缕黑烟却缓缓的从山林中涌出。

    淡淡的黑气越来越浓,缓缓聚成一条黑影。

    这是一名身穿黑袍的沉默中年男子,及地的黑发分成三股扎在身后,他感受着空气里依旧弥散着的剑意,缓缓走过方饷第一剑金色长龙冲过的所有土地。

    只是刹那时光,他便似乎触摸到了这一剑的某些线路,漆黑而几乎没有眼白的双眸里光芒剧烈的跳闪着。

    然后他深深的躬身,对着两名大齐修行者最终死亡的地方无比庄重的行礼,轻声说道:“为了大齐。”

    距离鹿山会盟尚有二十余日,但人世间四位最尊贵的帝王都将御架亲临鹿山,这样的争斗和试探,自然早已开始。

    一名普通文士打扮,但身上的气息始终和周围的山林融为一体,境界显然亦是非凡的中年男子来到一座山头脚下。

    这座山头位于鹿山对面,是鹿山对面的十几座山头中较为低矮的一座。

    虽然低矮,但想必也可以清晰的感应到鹿山会盟之时,鹿山山巅那些强大的天地元气的走向。

    而且最为低矮,感兴趣的人自然也会更少一些。

    但只是到了这座山头脚下,这名中年文士却已脸色剧变,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座山头脚下。林地和灌木丛交接的地上,有一条淡淡的剑痕。

    这道剑痕只是割破了地上的青苔,连泥土都未深入,然而落在他的眼中,却是如同矗立着一条根本无法逾越的高墙。

    这条淡淡的剑痕,曲折蔓延,绵延不知多少里,去意无尽,完全是围绕着这座山脚绕了一圈,然而这道剑痕却是没有丝毫的中断。完全就是某人挥出了一剑,这一剑自然的就顺着山林和灌木丛交接的地方前行,分界开来。

    这里面有无数大的和极其细微的转折之处,然而这人却只是一剑挥就。

    这名中年文士不知道是何等的宗师施展出了这样的一剑,他也从未见过这样强大的境界,然而他却知道这名宗师留下这样的一剑,便是告诉所有人他已经占据了这座山头。

    这名中年文士开始后退,他抬起了头,满怀敬畏。鹿山会盟尚未开始,但他已经看到了之前从未见过的高山。

    ……

    凭借着变法和许多一时无双的修行者的支持,元武皇帝削弱了所有旧权贵的力量,连灭了三朝。但是在接下来的一场腥风血雨里,大秦王朝无数的修行者死去,许多强大的军队消亡,连隐隐已经成为世间第一宗门的巴山剑场也彻底的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乘此元气大伤的机会。大楚王朝大败秦军,让秦人割了阳山郡,为了避免连年的征战不休。天下最强的四大王朝签订了互不侵犯的盟约,以九年为期,在鹿山再行定盟。

    究其原因,大秦王朝虽在和大楚的征战中落败,但依旧令楚、燕、齐三朝缔结盟约,便是因为先前大秦王朝那些惊才绝艳的修行者曾将很多人杀得胆寒,且大秦王朝政局稳定,元武皇帝和皇后、两相组成的稳固三角,对整个大秦王朝有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强大掌控力。

    所以即便不是深深的畏惧,至少天下间这其余三个强大的王朝,对于大秦王朝也是始终深深的警惕和忌惮。

    因为在大秦王朝,甚至是以前的一些朝代的历史里,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未确定结果,一切尚需谈判的正式盟会,所以就如张仪所说的一样,一切都没有可以参照的例子,具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到底会有多少原本隐世的大宗师会出现在鹿山周围,却是谁都不知道。

    一列至少有十余辆马车的车队也正不紧不慢的朝着鹿山方向前行,这些马车外表看起来十分普通,但是内里的车厢壁上却是刻着无数复杂难言,犹如织锦的符线,这些符线里渗透的光华在车厢内壁形成一层薄光,但却没有任何的天地元气散发出来。

    内里乘坐着的修行者大多年轻,眉宇间的一些孤高之意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另外有一种奇特的韵味是,他们的身体好像分外的轻盈空灵,就像是随时会飘上天空的白云。

    在一处道路折弯处,位于这列车队中列的一辆马车中,一名十三四岁模样的稚嫩少年微微掀开车窗帘子,看着后方十余里外的三辆黑色马车,对着他对面坐着的一名看上去比他略大两岁的少年轻声道:“那三辆马车从长陵开始一直跟着我们。”

    比他略大两岁的少年长着一张清秀的鹅蛋脸,面润如玉,发丝用一根布带随意的扎着,但是发丝之间却隐然有云雾升腾,使得他的一头黑发就像是云雾缭绕的黑色高山。

    “不用去管他们。”

    他倨傲的鄙夷一笑,道:“既然是从长陵就跟出来,一路通关,便不会有什么问题,最多就是势力有所不足的宗门氏族,想借我们的势开道,以免一路上惹上什么麻烦。”

    在这两名少年此刻所说的三辆马车中,最后方的一辆中,坐着的便是丁宁和扶苏。

    他们所在的黑色马车外表看上去也是极其普通,但是车厢却很宽敞,而且内里都铺着名贵而柔软的皮毛。

    即便是道路有些颠簸,但这些皮毛的柔软却总是能够令人感觉到舒适。

    这样的马车对于修行者而言就是流动的房屋和修行之所,但是拖车的马匹却是需要休息和更换,第一辆货车中储备的一些食物和清水也需要更替。

    他们所在的这三辆马车一路尾随着前方的车队,快要靠近一座县城时,中间的车厢里传出了周家老祖的声音,“今夜就在这城中休息。”

    “这是关中略阳县,这里距离我沈奕师弟的家中不远了。”在靠近县城的最后一段郊野路上前行之时,丁宁心情有些愉悦的看着扶苏说道。

    扶苏自出生都未离开过长陵,看着和长陵截然不同的风物,想着一路如此辽阔的天地都属于大秦的疆域,他的心情自然更加愉悦,于是他微微一笑,轻声道:“这离谢柔家可是更近了。”

    丁宁微微蹙眉,道:“是。”

    扶苏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你这人真是无趣,居然连让人找不到接口的话语。”

    丁宁也看着他摇了摇头:“拿这个开玩笑,你才是恶趣味。”

    扶苏还是不甘心,说道:“谢柔有哪里不好。”

    丁宁平静道:“是我不好。”

    扶苏微怔,想到长陵所有修行者都应该知道的丁宁的身体状况,一时有些涩然,数息之后,他劝慰道:“总归有办法的。”

    丁宁点了点头,道:“办法或许会有,但我总是要抓紧些时间。”

    扶苏自然不能明白丁宁心中真正的想法,他想了想,道:“你说的是对的,你比我分得清主次。”

    只是这交谈之间,马车已驶入县城的街巷之中,最终在一家客栈前停了下来。

    只是在刚刚跨下马车之时,丁宁的身体便是微微一僵。

    扶苏自然发现了他的异样,顺着他面对的方向望去,也是一下愣住。

    这间客栈门口的一株青树下,也正好停下一辆马车,而马车里走出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的秀丽少女。

    她正好也一眼看到丁宁,整个身体也是一下僵住。

    “难道这就是谢柔?”

    在一个呼吸之后,扶苏就有些反应了过来,有些不可置信的轻声道:“世上竟然真有这么巧的事情?”

    “你怎么会在这里?”

    身材高挑的秀丽少女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主动走上了前来,看着丁宁问道。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

    只是看着谢柔此时的神情,他就知道这真的只是巧合,真的是这么巧的事情。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没有先回答谢柔的问题,却是看着她微颤的睫毛,轻声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