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一百六十九章心境

第一百六十九章心境

    一场雨悄然洒落,使得整个巫山更显云雾缭绕,如同仙境。

    车队沉寂的等待在开始变得泥泞的山道上,吕思澈站立在其中的一辆马车侧,沉默而紧张的看着范无垢和骊陵君离开的方位。

    黑暗中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吕思澈的神容微松。

    没有范无垢的身影,骊陵君独自一人从山林中走出,但他的身体也给所有人和结晶的感觉,而且好像连长途跋涉之下的疲倦困乏都被洗去,整个人流散出异样的气度 ”小说巴士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在长陵,骊陵君在很多方面也展现出令人佩服的能力,令人决意跟随的气度,然而毕竟需要小心翼翼的求存,但此时在所有马车内外的人眼里,骊陵君身上的这种小心翼翼却消失了很多,所以他的身影似乎骤然变得大了起来。

    这种气度的变化,让很多人意识到了什么,心情再度变得激动起来。

    骊陵君十分清楚自己这些忠心的门客此刻需要的是什么,所以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温和而又清晰的缓声道:“我们不需要急着赶去埕城了,我们转道鹿山。”

    这列车队所有人都一怔,在其中大部分人还没有来得及咀嚼这句话里的真意时,骊陵君已经缓声的说了下去,“在鹿山,会盟开始之前,父王会册封我为太子。”

    巫山一带,还不到春雷响起时分,然而骊陵君的这句话,却是如同一个惊雷,在这列车队所有人的耳中响起。

    鹿山属于数朝交界之地,在鹿山册封太子…而且骊陵君还未正式回到大楚都城,大楚王朝的太子之位已经空了数十年…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来看,这种事情都是不合常理的。

    然而这列车队所有人都清楚骊陵君的说话行事风格,他们都注意到,骊陵君连“如无意外”四个字都没有加上。

    连这样的四个字都没有说。便说明册封太子这件事已成定局,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的意外。

    天下间谁都知道楚王已经老迈不堪,骊陵君成为太子成为定局,那便说明在不久的将来,他便是大楚王朝至高无上的主人。

    追随的主人成为一朝帝王,那追随着他的人,会是何等的风光?

    这是真正的苦尽甘来。

    一时间,车队中绝大多数人都是激动难当的跪倒在地。

    唯有骊陵君不是全然的欣喜,他走到吕思澈的身侧,用无比冰寒的语气在吕思澈的耳畔说道:“杀了苏秦…无论用多少代价。一定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大楚。”

    吕思澈的眉头顿时深深蹙了起来,他此时尚不知道为什么要杀苏秦,然而他却可以感觉到骊陵君心中那种无比的暴戾和怨毒的情绪。

    ……

    过了晚饭时分,梧桐落便迅速的变得清幽起来。

    酒铺里已经没有什么客人,丁宁收拾着桌子,已然准备关铺。

    扶苏就在此时走入了酒铺。

    看着正在忙碌的丁宁,他也随手拿了块抹布,开始帮着擦拭桌面。

    “既然生意不错,为什么不请两个人。这样你也可以多些时间修行。”看着并没有拒绝他帮忙的丁宁,扶苏温和的微笑问道。

    丁宁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道:“在很多人看来,修行最重要的是时间。好像说得他们天生有个几百岁的寿命,就一定能够修到第七境甚至第八境一样,但在我看来,其实是他们不了解修行。如果纯粹想着用耗时间的方法耗到破境,那往往就不能破境,许多这样的修行者。最多耗到五境六境就白发苍苍,到时候还是觉得上天不公,不能在让他们活个五百年。”

    扶苏微微蹙眉,不知为何,他觉得丁宁的这些话里好像的确隐含着很多有用的道理。

    “那你觉得修行最重要的是什么?”他想了想,谦虚而认真的问道。

    丁宁看着他,说道:“自然是心境。”

    “心境愉悦,做什么事情都觉得对,都觉得有意义,便不会怀疑现在做的事情没有用处,是在白费时间。没有丝毫犹豫,便自然勇猛精进。”顿了顿之后,看着陷入沉思的扶苏,他接着说道:“其实即便是黑夜中过江河,也有无数条途径,但渡不过的,往往是怀疑自己错了,走到一半不走,或者又退回一处,再选一道路径出发。反倒是有些即便走了弯路,但觉得自己正确,始终在前行的修行者,他们会走得更远。”

    扶苏细想着这些话,发现和自己老师说的有些话完全一致,他便不由得肃然起敬,说道:“怪不得外面都说你的悟性恐怕不输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那几名怪物。”

    “你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收拾完的丁宁端来一盆清水给自己和扶苏洗手,说道:“该不会是特别过来拍我两句马屁。”

    扶苏笑了起来,从袖子里摸出一个青玉酒壶,道:“上次是你请我喝酒,这次换我请你喝酒。”

    青玉酒壶里的酒液也是青玉色,倒入酒杯时凝成一线,散发着晶莹的光泽。

    只是一杯入腹,他便感觉到每一滴细微的酒液如同朝堂里那些贵人喜食的海外鱼子一样爆开,散发出微腥的气息,这些气息深入他的内腑,却是好像一朵朵鲜花盛开,让他体内一些因为阳气太过旺盛而显得干枯的地方,都如同蒙上了一层水膜。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扶苏,道:“这酒可是有些特别。”

    扶苏笑了笑,说道:“这酒可是好酒,而且外面都没有得卖,家里已经存了好久,这一壶喝光了也就没有了,所以你可是得多喝点。”

    “他对你可是有些特别。”夜深之时,看着将扶苏送出巷口之后回来的丁宁,长孙浅雪微冷的嘲讽道:“连七心花炼制的续命酒都给你拿了过来。这可是真正的有价无市,整个鱼市十年里也未必能够从海外采集到酿造出这么多酒的七心花。”

    “能多给我三年的时间,我会用这三年的时间来换取修为。”

    丁宁感受着那些滋润着自己体内干枯之处的莹润药力,只是平静的对她说着修为的事,“这会让我在岷山剑会开始之前,更接近三境上品一些。”

    长孙浅雪不悦的看着他,说道:“他对你如此,你却利用他,你不觉得有些内疚?”

    “不要太在意过程,只需在意结果。”丁宁看着她,说道:“再好的过程,人都死光了,也没有用。”

    “不要老在我面前提这些旧事。”

    长孙浅雪的面色骤寒,缓声道:“你这么说,便认为他当年做的很多事都是错的?”

    丁宁点了点头,道:“自然有很多是错的。”

    长孙浅雪并不喜欢争吵,所以这样的对话如果在别人而言才是开端,但在她这里却已然结束。

    她直接转身,走入后院。

    丁宁也不再说什么,和平常一样用热水洗漱,然后上床。

    他体内的无数小蚕开始苏醒,疯狂的吞噬着那酒液所化的元气。

    他身体内那些被浸润的干枯之处重新变得干枯,但同时他的体内又有惊人的五气生成。

    他身体里的真元,以寻常修行者难以想象的恐怖速度,急剧的增强着。

    ……

    此时已是残月。

    夜空里的月亮已经变成了一条细小的弧线。

    周家墨园里,周家老祖始终四季温暖如春的房间里,周素桑满怀敬畏的垂首站立在周家老祖的面前。

    看着这名少女,周家老祖的眼底充满着极为复杂的情绪,他微微的眯着眼睛,用尽可能和蔼的语气问道:“你的月事已然结束,自己可有什么感觉?”

    周素桑虽然知道周家老祖问这样的话只是关心自己修行那门秘术的进展,但她还是忍不住满脸通红,羞涩道:“禀报老祖,我自己未曾有什么特别感觉。”

    周家老祖眼中光芒一闪,她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枯干的双手已经落在了她的双手,沿着双臂往上不断的摸去。

    她的身体顿时微颤,肌肤上不自然的冒起了无数小疙瘩,但是她却是连呼吸都屏住了,一动不敢动。

    周家老祖的真元在她体内那两条线路中缓缓游走,极其细致的感知着她体内的变化。

    然而他的脸色不可遏制的阴霾起来。

    她没有感到变化,他也没有感到任何的变化。

    没有任何的变化…那便说明那名酒铺少年的理解是错误的。

    这并非是女子修行便适合的秘术。

    或者有可能,那名酒铺少年故意说了谎话。

    他的心中,也顿时和骊陵君一样,充满无比暴戾和怨毒的情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