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一百六十二章不过如此

第一百六十二章不过如此

    白山水冷冷一笑。

    就如梁联虽然也是七境,但她根本未将梁联放在眼里一样,平日里连波这种七境修行者远非她的对手,然而对方此时却的确拥有杀死她的能力。

    更何况连波是十三侯之一,就连梁联都有那么多强大的部下,今日里连波一定要将她留在这里,又怎么可能独自一人。

    烟波浩渺的江面上,此时出现了三条小舟 ”小说巴士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三条小舟上都是各立一人,一人光头,耳上戴着大银环,奇装异服打扮,一人风流倜傥,书生打扮,而另外一人则是浑身铁甲,背负双剑,将小止得几乎进水。

    这三人自然便是连波手下的三大高手,章狂刀、柳宗棠、利道周。

    “倒是舍得下本钱。”

    白山水嘲讽的看着连波说了这一句,在下一瞬间,她的面容就变得毫无表情,一股激浪从她的脚下涌起,她直接朝着章狂刀冲杀而去。

    章狂刀本是羌人,原为边境上的马贼,早些年败在连波的手下,得了连波的调教,修为突飞猛进,然而连波既然和白山水是旧仇,白山水对他的这些部将自然十分了解,她知道章狂刀是这三人之中最弱的,所以第一时间便想从章狂刀处破口冲杀出去。

    连波在此时的大秦身份极为尊贵,悄然的回到长陵便已经不知道花费多少的力气,追踪白鲤都在水中呆了十余日,再加上白山水先前放出话来,若是逃脱便要屠了他的连侯府,但是此刻白山水朝着章狂刀处冲出,他却只是鄙夷的一笑,站立原地根本未动。

    “哈哈哈哈!来得好!”

    白山水何等的威名,但看到白山水此时冲来,章狂刀却反而狂笑了起来。

    他的嘴巴本身极大。此时张口大笑,一张嘴简直占了半张脸面。

    白山水呼吸骤顿,心中再度涌起危险的感觉。

    也就在此时,章狂刀双手真元狂涌,铿的一声震响,掀开了手中一个铜盒。

    这个铜盒的底部是一块银白色的晶石制成,雕刻的符文如一座古朴殿宇,而这块奇异的银白色晶石上,却是如星空里的星辰一样,漂浮着数十柄极细的银白生铁色小剑。

    这数十根银色小剑比起平时凡夫俗子剔牙的小竹签大不了多少。然而此时章狂刀体内的真元如决堤之水般涌入铜盒底部,这数十柄银白生铁色小剑却都散发出一种沉重如山的磅礴气息。

    准确的说,这数十柄银白色小剑,每一柄都散发出一座锡山般的气息。

    白山水的脸色大变。

    她感觉到这股气息直冲她的身体,连口鼻之中都感觉到了那股生涩的味道,胸腹之中都好像被无数块锡块充斥。

    “锡山剑盘!”

    “骊陵君!”

    她反应了过来这是什么,心中瞬间升起更凛冽的寒意。

    连大楚王朝最强的符兵…骊陵君用以护身保命的东西,现在都出现在了连波三名部将的手中。

    这个局,竟然连骊陵君都涵盖了在内。

    要让骊陵君都付出这样的代价。那交换的回报又是什么?

    时间太过仓促,她已经来不及再去思索更多的可能,她手中的浓绿色长剑一瞬间便震荡了无数次,每一次都震荡出恐怖的天地元气。

    原本平直往前的剑意。一层层往上涌起。

    白山水的身前,出现了无数道镜面般的水幕。

    也就在此时,数十柄银白生铁色小剑从章狂刀手中的铜盒中飞出。

    每一柄小剑从铜盒中飞出时,就已经被铜盒中的符文规划好了既定的轨迹。

    章狂刀几乎全部真元激发的剑盘中一开始的磅礴力量。只是保证这些小剑不会被外来的力量摧毁,而此时,这些小剑本身的材质。飞出的轨迹,便自然组成了一个大阵,带出了更为恐怖的力量。

    轰轰轰…

    无数的爆鸣声在白山水的身前响起。

    这一瞬间就如无数座真正的锡山轰在她的剑势之中。

    白山水已经采取守势,此时这些锡剑组成的剑阵轰来,她第一时间的直觉是能够挡住,甚至自然生出任何外物不过如此的念头,然而在下一瞬间,真正的感知却让她深刻明白自己不同往日。

    她的呼吸变得极其艰难。

    原本胸腹之间就像是塞进了许多锡块,而此时,这些锡块似乎生出了许多棱角,散发出许多粉末。

    她的身体里生出一阵剧烈的嫌恶感觉。

    喉中一甜,一口鲜血竟是控制不住,从口中狂喷而出。

    连波的眼中升起嘲讽之意。

    能够布置出这样的大局的人,又岂是白山水能够与之相比?

    原本是这江上最弱之人,但锡山剑盘在手,这一击的力量,却甚至比他都要强上数分,白山水如何能接得住。

    蓬!蓬!蓬!

    一口鲜血冲出,白山水像脚踏实地一般,连退三步,身下炸开三朵巨大白莲般的水花。

    她刚刚结起的头发再度散乱,呼吸也已有些散乱。

    然而也就在此时,连波感应到了什么,骤然回首。

    江岸上,出现了一道散发着熊熊热气的身影,燎原般的气势,使得江边的芦苇荡都瞬间猛烈的燃烧了起来。

    “我乃赵剑炉赵一,若相信我,便上岸来,我保你不死!”

    一声沉稳而又带着狂热渴战之意的喝声,自火原中响起。

    白山水根本没有丝毫犹豫,一声狂笑,手中浓绿长剑的绿色全部褪去,她的身外却是包裹了一层碧流,整个人都位于一柄碧绿大剑的中心。

    “小心!”

    连波骇然变色,手中墨绿色大剑脱手飞出,如一条墨绿蛟龙朝着那柄碧绿大剑冲去。

    “啊!”

    文士打扮的柳宗棠一声惊呼,手中沁出一柄绯红色小剑,如海棠盛开般涌出一大团剑影。

    然而“咔嚓”一声裂响,他的身体连带着脚下的小舟却是被这碧绿大剑直接从中斩成两半。

    轰!

    连波一剑冲在白山水的身外,白山水却是丝毫不顾,碧绿大剑轰然砸落水中,她连吐数口鲜血,乘着这股冲力,却是已然距离岸边唯有数丈。

    “你走!此处交给我。”

    浓眉大眼的赵一一步便到了她的身前,挡住江面上拂来的残余剑意。

    白山水唇齿中竟是鲜血,然而此时她却转头对着连波狂傲一笑:“我当着你的面斩了你一名心腹,你现在又能奈我何?”

    “你也是找死!”

    连波十九年的等待,眼看大仇得报,此时陡然出现这样的变故,他顿时愤怒到情绪难以控制。

    轰的一声。

    墨绿色大剑如蛟龙汲水一般,从江面上汲取出了一个方圆数十丈的水球,这个水球奇异的跟随着墨绿色大剑飞行,无比暴烈的朝着赵一砸下。

    “赵四?我说了我是赵一。”

    听到连波的怒吼,再看到这样的一剑,赵一却是反而狂热的笑了起来。

    在过往的年月里,他跟随着赵四游历天下,赵四对他有意打磨,他是看得多,战斗的机会少,此时见到连波这一剑如此酣畅淋漓,他的心境却也是酣畅淋漓至极!

    他的背上背着一柄破旧大伞,狂笑声中,他反手一抽,从伞柄中抽出了一柄黑色大剑。

    根本没有任何花巧,他只是挥着这柄大剑,硬碰硬的,像挥舞着一柄打铁的巨锤一般砸向迎面而来的墨绿色大剑。

    咚的一声巨响。

    就如当日在长陵郊野砸碎那名燕地修行者的真火蛟龙一般,连波剑外的元气被一击敲碎。

    剑上凝结的那团巨大水球也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用处,直接被震碎,往后溅开成无数水流。

    然而连波身为大秦十三侯之一,暴怒之下的全力一剑,自然不可能如此好应付。

    他距离岸边还有数十丈的距离,但他的手在此时伸出,那些飞回的水流却是缠绕在他的臂上。

    这些水流,就像是他延长的手臂。

    他就像是握住了被砸中的墨绿色大剑。

    然后他疯狂的暴喝,墨绿色大剑如山般往前挤压过去。

    赵一的眼瞳里燃起熊熊的火焰。

    他的双脚和地面之间也燃起了岩浆般的火焰。

    他的身体似乎承受不住这种力量,要往后飞出。

    但他还有一柄剑。

    他有两柄剑,他对敌从来都是一剑砸出,一剑飞出。

    他的衣袖中爆开一团火浪,那柄红得发黑的小剑恐怖的加速,斩在墨绿色大剑后的水流上。

    嗤的一声。

    水流中断,墨绿色大剑往后震飞。

    赵一也狂笑了起来:“大秦十三侯,亦不过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