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一百六十一章各自争命

第一百六十一章各自争命

    本命剑乃性命兼修之物,尤其像赵四先生赵妙这种本命剑,剑胎便不是凡物,不知道花了多少年苦功才修至今日这种境地,今日一朝被毁,她的气海和念力都受重创,伤势是沉重到了极点,心中自然也惊怒到了极点。

    “虽毁了我的本命剑,但今日你杀不了我,却始终被我窥到八境的一丝境界,今后想要杀我更难!”

    然而这种愤怒,在她的眼中又马上化为了一种坚韧而锋锐之意 ”小说巴士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似乎这种逆境,反而越加激起了她追求剑炉剑道之心。

    “怎么会这样!”

    就在此时,一名惊怒的浓眉年轻人也出现在这座山巅,正是赵一。

    “巴山剑场星火彗尾剑,出手的是郑袖。”

    赵妙咳出一口诡异的粉红色血沫,冷笑起来:“只是借助了元武皇帝的一些力量…今日她让我受这一剑,将来我必定还她一剑!”

    赵一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这对于同样出身剑炉的他而言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然而就在此时,赵妙目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寒声道:“你去找白山水。”

    赵一顿时怔住。

    在他看来,白山水虽然接连大战,元气大伤,但他也未必是此时的白山水对手,更何况白山水一入渭河,便是真正的蛟龙入了入海口,他根本不可能找得到白山水。而且赵妙身受重伤,此处极为凶险,最紧要的事情自然是要马上护送她离开。

    “白山水也走不远,我不是让你去追杀她。”

    赵妙看了他一眼,面容更为冰寒:“今日这是个大局,布了这样一个大局的人,不会让我们轻易离开。我本命剑已毁,对于长陵那些人而言自然没有携带孤山剑藏秘密的白山水重要。就算我不能夺得孤山剑藏。也决计不能令其落入今日设局者手中。”

    赵一看了她一眼,神容还是有些犹豫。

    赵妙垂下了眼睑,脸上尽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杀意,“我虽重伤,长陵的这些人想要杀我,却是没有这么容易。”

    赵一呆了呆,他感觉到赵妙此时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意味,而这种意味,在他的记忆里,在赵剑炉所有人极其尊敬的老师身上。似乎也出现过。

    “你小心。”

    他不再多说什么,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

    当赵一和白山水相继消失,夜策冷感到了疲惫,她在赵妙先生先前站立的那块礁石上直接坐了下来。

    然后她感觉到了皇城方向微妙的气机变化,接着便感觉到了无尽高空中的剧烈波动。

    她对元武皇帝和郑袖了解得比天下间几乎所有修行者都要多,在昔日秦灭三朝的征战中,她也不只一次见到过郑袖的星火彗尾剑如真正的慧尾从无尽高空扫落下来。

    郑袖的这种剑星合一,命星折火的剑意。和赵妙星火淬炼,剑如星悬,化为流星的剑意有相像之处,虽然不像赵妙的剑意那样直接凌厉。郑袖的本命剑始终隐匿在星空不知何处,只是剑折星火,然而郑袖此时的修为要比赵妙略高一些,显然又是得了元武皇帝之助。那现在赵妙那柄本命剑的结局,她已经想象得出。

    对于大秦王朝最大的大逆赵妙先生的本命剑被毁,就像是直接断了赵妙一臂。光是此点,今日设局的人手笔已经极大,然而会仅止于此么?

    今日设这个局的,到底是元武皇帝、皇后,还是那两相,或者是另有其人?

    身陷这大局中的三人,唯有她真正清楚杀死了樊卓的人到底是谁,也唯有她真正清楚,那日她虽然令韩三石消隐了九幽冥王剑的气息,但将白山水引向鱼市的那一股气息,却并非是她的手笔。

    除了昔日的商家之外,朝堂里还有谁是大齐鬼竹门的强大修行者?

    能够在那里布置这样的手段,便应该是知道了她隐瞒樊卓和九幽冥王剑的事情,那接下来对她又会采取何等的手段?

    “女人往往偏执。”

    想到赵妙说的那些话语,想到自己还是要选择留在长陵,夜策冷自嘲的笑笑,自言自语的说道。

    ……

    江心一股水流之中,白山水静静站立,如水中仙子顺流而走,不知是用何种秘术,在这样一股水流之中,她的呼吸都似乎不受障碍。

    她身上的所有血迹已经洗涤一空,气息纯净得如最干净的水流一般,只是面色有些过分的苍白。

    她对巴山剑场的强大秘术没有什么了解,但在赵妙的本命剑被毁之时,她也感觉到了无尽高空中剧烈的元气冲撞,她也明白能够做到这样事情的,唯有长陵皇宫中的那数人。

    此时她也越发清晰的意识到,设今日这局的,已经不可能是某个王侯那么简单。

    云水宫的秘术,可以让她在水中停留数十日,而且可以令她的气息完全和普通的水流相融,即便是八境的元武皇帝此时赶到江面之上,她也有信心不被发觉。

    然而此时赵四先生赵妙的本命剑被毁,却是让她感到强烈的不安,感到在这个大局里,只是个开端。

    当这种不安的感觉从心中涌起,她不再有任何犹豫,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琉璃丹瓶,倒出了其中唯一的一颗血红色的丹药,纳入口中。

    她的脸上浮起了一层病态的红晕,包裹着她的水流也似乎没有异样,但是她在其中的身影,却是快了一倍不止,变成了一条白色的流影。

    只是一盏茶不到的时分,她所在的水域更深,前方幽黑的水域里,也出现了一条巨大的白影,朝着她迅速靠近。

    这是一条巨大的白鲤,眼瞳里闪耀着灵性的光辉,是白山水许多年前在水中修剑时便结识的朋友,平日里见到这条白鲤,她自然欣喜异常,然而此刻看到这条白鲤的瞬间,她却是骤然反应过来自己强烈的不安来自于何处。

    “不!”

    她在水中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厉鸣,身前一连串的气浪和音波汹涌的炸开。

    只在这一瞬间,那条巨大的白影在水中骤然一僵。

    一圈红光沿着它的头部扩散开来,染红了白山水眼前的世界,也染红了她的眼睛。

    “我辈喜学剑,十年居寒潭…一朝斩长蛟,碧水赤三月…今日战长陵,他日斩秦王?哈哈哈,白山水,你当日在长陵放肆狂歌,却未料到你在吾朝吾皇眼里,也只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而已!”

    一阵狂傲的笑声令这片深水不断炸开,一条身穿寻常灰色布衣的身影,一手便握住白鲤的一根长须,将这头白鲤的头颅扯在了手中。

    与此同时,一道恐怖的剑意从他的右手中迸发而至,墨绿色的剑光如巨大的水草,顷刻涌到白山水的身前。

    上方原本平静的江面上轰的一声爆响,炸出一条方圆十余丈的巨大水柱,白山水硬生生被这一剑从水底震出了水面。

    “连波!”

    白山水愤怒到了极点,一声厉啸,浓绿色长剑已然握在手中。

    那条灰色身影也已踏浪浮上水面,这是一名倒提着墨绿色大剑的中年样貌的男子,身穿长陵最寻常的灰色布衣,面容寻常,但额头上却是有一条平直的剑痕和一个囚徒的烙印,看上去触目惊心。

    此时这名男子随手将白鲤的头颅抛开,看着白山水,无比感慨道:“时隔十九年,我们可是终于再见了。”

    白山水怒极反笑,狂笑起来:“身为魏人,成了大秦王侯,享尽了荣华富贵,居然还想得起昔日旧怨,还记得起昔日的师门之仇?”

    这名额上有平直剑痕和囚徒烙印的强大修行者,自然只可能是大秦十三侯中的连侯。

    在长陵他虽然也有封地,也有侯府,但平时却是镇守凶羌一带,在那一带的数个属国中拥有极大的威势,有半个羌王之称,现在却不知何时被悄然调度到了长陵,出现在白山水面前。而且听白山水这些话语,连侯竟然还是魏人!

    连波摸了摸额上的伤痕,笑了起来,只是笑容却有些惨淡:“若非昔日你们云水宫一家独大,权势滔天,和你们意见不合的宗门便被你们铲除,大魏后来何至于那么一蹶不振,即便最终逃不过被灭的命运,也不可能被灭的那么快,若真计较起来,倒不是到谁才是大魏灭亡的真正罪魁祸首。现在大魏都已经灭了那么多年,你却还一心报国,你不想想,就是有了你这样的存在,秦人才始终对魏人态度不佳,你想让魏人过好日子,却不知那些人过得不好,或许便是因为你们这种人而起。”

    白山水充满鄙夷的冷笑道:“当狗多年,便真是狗的想法。”

    连波眯起眼睛笑了起来,说道:“魏王的骨头现在都恐怕烂掉了,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我只记得当年我师门被灭,我的那些师长,师兄弟,可是全部死在了你的剑下。”

    白山水不再看他,只是冷冷的看着手中的剑和水中泛开的白鲤鲜血,说道:“昔日你的亲人是已经全部死光了,但现在你侯府里的亲人,可是比以前还要多得多。”

    连波明白白山水这句话的意思,他深吸了一口气,认真道:“所以今天我即便死去,也一定会让你死在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