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一百五十三章灵虚真传

第一百五十三章灵虚真传

    马车车轮在石道上滚动的声音不断响起。

    丁宁的面容越来越冷凝。

    在这短短的数息时间里,他已经想清楚了许多环节。

    这辆马车里的人到梧桐落只可能是因为他的原因,只是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会引来这么多修行者的刺杀?

    最为关键的是,能够发动这样规模刺杀的人,绝对会知道这条巷子里还有他和张仪等人的存在 ”小说巴士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梧桐落这周遭都是属于城南和城东的交界偏远地带,最近的那座角楼也很难发现这里的动静,只是要刺杀马车里的人,根本不需要在到了梧桐落之后再动手。

    因为一个区域越多修行者存在,就越是有诸多不可知的因素。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策划此次刺杀的首领,必然已经将他和张仪等人都考虑在内。

    最简单而言,便是这人想要一次性将马车里的人和他们一起铲除在梧桐落里面。

    兵贵神速,成功失败,也往往只差半分辰光,丁宁在长陵所有人眼中,只是一个有些名气但羽翼根本未丰的底层修行者,然而他却拥有所有人难以想象的经验。

    在此时根本不知道这辆马车里到底是谁的情形下,他异常坚决的直接发出了一声厉喝:“有刺客!”

    在他这一声厉喝声响起的同时,清寂的空气里发出了一声急速的轰鸣,就像是有人在二楼直接倒了一桶水下来。

    丁宁的眼瞳微缩。

    只是这声音,他便知道这是“长风破甲弩”.

    长风破甲弩是仿大楚王朝“楚风重弩”所制,虽然弩机上符文始终做不到大楚王朝的弩机那么精细,可以配备的弩箭在重量上和“楚风重弩”相比轻了两成,但在速度上却略有胜之,洞穿力足以破开踏入五境的修行者的防御力量。

    这种破甲弩,是兵马司库藏重器。在外征战的军队,每百人才有配备一具,这样的制式重器每具都会登记在案…能够出现在这市井之间的刺杀里,只能说明发动刺杀者并非寻常的权贵,而此刻马车里的人,也绝非普通人!

    极具压迫的声浪响起的瞬间,那一抹冷厉的金属反光终于露出了真容。

    那一处的屋面承受不住弩机震荡的力量,直接碎裂崩塌下去。

    一具沉重的黑色弩机在屋面的阴影里随之滑落。

    与此同时,一枝重达上百斤,有着四面金属尾翼。在空中剧烈旋转着的弩箭,如闪电般袭来,直接射中那辆刚刚转入巷口的马车!

    “当!”

    沉重的弩箭射中车厢,却是并没有出现车厢被一层纸一样轻易撕裂的景象。

    整个车厢发出一声沉闷至极的金属爆鸣,表面的木材纷纷碎裂溅射,内里却是露出了银白色的层膜。

    这一层银白色的金属膜看上去极薄,所以使得这辆马车看上去和普通马车的分量没有任何的区别,然而这一层薄薄的金属内夹层却是有着极其惊人的韧性,这一枝连重甲都可以击穿的弩箭竟然无法洞穿。只是顶在上面,强大的冲击力硬生生的将整个车厢撞得倾飞出去。

    轰的一声,这个车厢便直接撞在丁宁等人经常吃面的面铺墙上,直接撞塌了半面墙。继续往里滑行,带着无数砖石撞在烟熏火燎的灶台上。

    “师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仪此时刚从丁宁身后院门掠出,便看到此等从未见过的可怖画面。顿时全部骇然惊呼。

    “一场刺杀,将我们恐怕也包括在内,你和沈奕师弟护住洞主。不要出来!”

    丁宁知道张仪容易婆婆妈妈,所以在用最快的速度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又厉喝了一句:“不要婆婆妈妈考虑我,我能应付!”

    被丁宁当头厉喝一句,张仪下意识就转身往回掠,差点与掠出来的沈奕撞在一起。

    也就在此时,余音未歇的清冷空气里,再次发出一声急剧的啸鸣。

    张仪这段时间对丁宁越来越信服,然而此时听到这急剧的啸鸣,转头看时,他却是一咬牙,对着沈奕厉喝道:“你快去带洞主藏好!”

    与此同时,他却是决然的又朝着丁宁掠回。

    因为发出那一声急剧啸鸣的,是一道浅绿色的剑光!

    这道浅绿色的剑光,前一刻还在远处的屋檐之上,后一瞬便已经到了这条巷子的上方,远处听来急剧的啸鸣,此刻落在耳中,已是如风雷般的咆哮,剑光后方的天地元气,拖成了一道道笔直的线条,在空气里看上去就像是一缕缕白烟。

    这毫无疑问是五境修为才能御使的飞剑。

    而且从这一剑飞来的距离来看,这名修行者在飞剑之术上已经浸淫了多年,绝对不是刚入五境的修行者,而且其念力也绝对比一般人强大的多。

    张仪此时没有考虑自己是否这柄飞剑的对手,他只是感觉出这柄飞剑的杀意朝着丁宁而来,他只是想着丁宁绝对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飞剑,身为师兄,他一定要保护丁宁周全。

    “不要乱出手!”

    丁宁感觉得出他的心意,然而他的面上却反而出现了一丝恼怒之色,面对着这柄飞剑,他只是略退了半步,用力的拉了拉张仪的衣袖,沉声喝道。

    锃!

    一声清鸣!

    就在此时,被撞塌了半面墙的面铺里一道雪亮的剑光笔直的往上冲出,直接在面铺的屋面上击穿了一个细孔,无数粉尘如喷泉一样往上涌起的同时,雪亮的剑光已经追上了那道浅绿色的剑光,在空气里,一刹那便相交十数击,不见火星,只是爆开十几个诡异的光团。

    车厢中人也是五境的修行者。

    张仪身体微僵,然而不容他喘过一口气,轰的一声巨震,整条街巷的房屋都剧烈的抖动起来,面铺正对面爆开一团土浪,对面那间裁缝铺子的后院墙直接爆炸开来。

    一条浑身散发着猩红色光芒的魁梧男子仿佛如魔将般,举着一柄比他身体还要庞大一些的青色巨斧,狂暴无比的飞掠起来,一斧朝着陷入面铺里的那个车厢斩去。

    这一瞬间魁梧男子在无数溅飞的烟尘中飞出,身体在巷道中心时,双手往后抡斧抡到了极致,整个身体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发青的斧面倒映着金色的旭日,看上去耀眼和威猛到了极点。

    被丁宁扯着袖子的张仪呼吸都停顿了,浑身冰冷。

    这车厢里的人飞剑在外,根本来不及回救。

    这一斧下去,那车厢金属夹层虽韧,但也不可能抵挡得住,砸都要被砸扁。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不知死活?”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平淡的冷喝声响起。

    先前那名端坐车头,随着两匹马一齐被甩飞出去,连丁宁都未感知到他身上有任何修行者气息的车夫,却是已然出现在了车厢的前方。

    这名四十余岁面容,身穿旧袍的车夫之前看上去憔悴异样,有些瑟缩怕冷,然而此时浑身都流淌着异样的光彩,飘逸清灵异常,他脚下流散的天地元气,甚至形成了一朵洁白的祥云。

    面对飞跃而来,气势已经威猛到难以形容的持斧魁梧修行者,他只是直直的轰出了一拳。

    他一拳轰出,拳头的前方就出现了一条笔直的线路,被压缩的空气往前迸射,直接形成了一柄狂风大剑,然而更为可怖的是狂风之后的无形力量。

    这一拳,便是一剑。

    “你是秋…”

    半空中,手中巨斧已经劈下的魁梧修行者看到这样的一拳,骤然变色,骇然出声。

    然而已经来不及有任何改变。

    “当”的一声闷响。

    笔直而无形的大剑撞在他手中的巨斧上,他手中的巨斧瞬间往后掀飞,斧柄上剧烈的震动和冲击力直接顺着他的手臂冲击到他的体内,一刹那便震伤了他的心肺。

    一蓬血雾从这名魁梧修行者的口中喷出,他手中的巨斧往后脱手飞出的同时,他的身体也倒飞而出,坠入方才冲出的烟尘里。

    “真空破杀剑秋再兴。元武三年,灵虚剑门出山弟子。”

    此时两柄飞剑还在屋檐上方纠缠,无数道剑光跳闪不息,看上去无比好看,然而却是蕴含着无数凶险,魁梧修行者的身体还未落地,马车来时的道口,却是已然传出了有些赞叹的声音。

    一名文弱书生模样的黄袍青年,握着一柄纸扇,缓步而来。

    “秋再兴…”

    张仪吞了口口水,口中无比苦涩。他没有听说过秋再兴的名字,然而能用出山来形容的灵虚剑门弟子,自然是真正通过了灵虚剑门大试的正宗真传弟子,这种真传弟子和后来举荐、以及通过其它途径获得进入宗门学习的修行者有着本质的不同,灵虚剑门每年出山的真传弟子,都只不过十余名。

    即便没有方才那恐怖的一拳,张仪也知道拥有这种身份的修行者会是如何的强大。

    然而灵虚剑门的真传弟子,竟似只是车厢里人的护卫,那车厢里的到底是何样尊贵的存在?

    他有些无法想象。

    也就在此时,听到对方喝出自己的来历,秋再兴面容平和,用一种带着同情的语气看着黄袍青年,道:“在这里出手,你们还想逃得出去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