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一百四十章曲解

第一百四十章曲解

    真意已在心间,说法却是可以随意。

    丁宁思索着要如何说法。

    只是一息的时间,周家老祖却是已经按捺不住,说道:“若你真的可以对我有些帮助,我也必有回报,我可以将我从这轮寒月中悟到的修行之法告诉你。”

    听闻这一句,丁宁的面容依旧平静,然而心中的冷讽之意却是如草原上的野火般燃起 ”小说巴士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他看不到周家老祖的银狐毛大衣下的腹部,然而他却可以想象这名老祖此时腹部气海处必然是高高隆起,玉宫内里真元硬结如铁。

    “这轮寒月可能有问题。”

    他有些遗憾的看着周家老祖,说道:“我觉得功法本身可能会有些问题。”

    周家老祖陷入真正的震惊里。

    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掩饰着自己的真正情绪,甚至摆出了谦卑的姿态,问道:“你觉得是什么问题?”

    丁宁微蹙着眉头,说道:“为什么不是一轮旭日,而是一轮寒月?”

    周家老祖下意识的想着画境,不能理解。

    丁宁接着说道:“画面明明有浓淡,若是一轮这样的寒月,那就如现在的清冷冬夜一样,看远山皆是沉浸在一片漆黑之中,哪里还能看得出清晰浓淡,哪里还能看得出白云化雨而落,哪里还能看得出高山滚石,鱼尾拍浪。”

    周家老祖悚然动容,惊声道:“你的意思是,画面明明应该是在白昼,那里是一轮寒月,本身便已有些不对?”

    丁宁心中冷笑。

    事实上留下这写意残卷的那位宗师大有深意。

    远山景色,在满月通明之时,也看得清楚。

    这本身便是令后人却揣测为什么不是满月,从而再察觉出那一道最为重要的符文,察觉出他要表达的最深真意。

    然而周家老祖揣摩这么多年不可得。便是修为境界、为人学问、心境感悟,都和留下写意残卷的这名宗师相差甚远,这么多年苦思乱想之下,他的脑海之中恐怕更是一团乱麻。

    所以即便话语中包含着一些真意,他丝毫都不担心周家老祖有可能获得真正的感悟。

    他心中冷笑,面容却是依旧平静异常。

    “这轮弯月的气息也太过阴寒。”

    他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女子为阴,男子为阳,所以我怀疑这片残角里蕴含的功法,可能是女子才能修行的功法。”

    周家老祖面色变得无比雪白。失色道:“女子修行的功法?”

    丁宁歉然道:“晚辈也不知道感觉得对不对…只是觉得画卷别出都是对敌的手段,只是这里是修行之法。这轮弯月画在一角,偏离得这么孤远,所以我便怀疑,留下这画卷的宗师极有可能就是女子,她的意思便是这画卷别的地方都可以领悟研习,但这一角,事关真元修行,却是只有女子修行才得法。”

    周家老祖的呼吸都彻底停顿了。他的身体不断的震颤起来。

    一时之间,他的脑海里有无数尖锐的声音同时在嘶鸣,在嘲讽,在狂笑…难道自己修行一生。竟然真的是无比可笑的,修行了只有女子才能修行的功法?

    他的念力不由自主的触碰到完全硬结的月宫,感受到小腹的鼓胀和沉坠,他的心中猛的一痛。脑海中却是有如一道光芒闪过。

    寒月…寒月…月事!

    难道真是如此?

    这太过郁结的阴煞之气,若是女子修行,便有可能在月事之时自然排出。身体便自然无碍。

    这一轮寒月的真意,竟是如此?

    一时之间,他的呼吸急促至极,身上的气息乱震,甚至使得整个沉闷的地宫都发出了嗡鸣。

    地上整个小院都开始轻颤。

    鼓荡的空气挤压在耳道里,十分的难受,丁宁轻咳了一声,捂住了耳朵。

    周家老祖惨笑了起来。

    然而他毕竟是一代枭雄,在这种时候,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抱歉。”

    他看着丁宁,柔声道:“让你见笑了,想到自己上百年的参悟,从一开始便有可能是错的,实在是太过失落。”

    丁宁微微躬身,行礼道:“晚辈惶恐,只是我的看法,未必会对。”

    “这可能是建立在我这么多年参悟的基础上,便是极大的可能。”周家老祖也躬身还礼,悲苦道:“我自百岁时悟到这上面的真元运行之法和剑诀,初试时威力极大,然运用一定时日之后,玉宫真元却是开始凝结,我自以为是这功法的独特之处,他日可破茧重生,但未料情形却是越来越差。若真是一开始便错了,这真是女子才能修行的功法,那你觉得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补救?”

    丁宁目光不可察觉的微微一闪,垂首道:“若真是有那可能,至于补救…前辈您对于修行的理解应该远超于我,既是极寒,若是让我来看,自然只能用极阳元气之物对冲。”

    周家老祖心神稍定,他骤然有些自省,发觉自己真是乱了分寸。

    随即他无比失落的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极阳元气之物对冲,若是真的能够化解掉玉宫的真元硬结…只要玉宫的真元再次能够动用,哪怕从此之后不再运行这图上的真元运行之法,不再用那样的剑意,凭借此时的修为,恐怕也可以超越往日巅峰之时,在此时的长陵亦可东山再起!

    “极阳元气之物,要能入气海,便要融入五气。”

    周家老祖看着丁宁,探讨般轻声说道:“那便是要有极其滋养阳气的天地灵药方可。”

    丁宁平静道:“想来应该如此。”

    周家老祖沉吟不语。

    片刻之后,他彻底恢复了慈祥和蔼的面容,温和道:“我这便送你出去。”

    当他转身走出数步,身上元气和黑色铁门上元气冲撞,铁门再次轰然打开之时,他的脚步却是一顿,轻声道:“若是你觉得有用,我可以将这一角悟出的修行之法告诉你。虽按你所说有可能是女子才能修行,但对敌威力却是极大,而且不修到一定程度,所用时间不长,也不会有什么害处。对于你而言,或许在短时间内有用。”

    “你真有如此好心么?还不是连一名可能对你有所帮助的陌生少年都不放过…只是也想让我来修行这样的法门,最终想要看看落入和你同样境地的我会不会寻觅出什么对你有用的手段。”

    丁宁在心中如此冷笑着,但是他的面上却是很自然的流露出震惊的情绪,他有些颤声道:“这真的可以么?”

    周家老祖微微一笑,说道:“自你们进入墨园,我便接到了报讯,我知道你也位列在才俊榜上,今年夏应该便会参加岷山剑会。我认为我在写意残卷这一角悟出的修行手段对于你在岷山剑会上有大用,当然等下我告诉你之后,你便可以自行考虑是否修习。”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的背影,说道:“前辈如此恩情,我何以为报?”

    周家老祖晒然一笑,道:“那到时我想到有你能帮忙的地方,你尽量帮我便是。”

    听上去豪放,然而他的眼眸,此刻却是冷漠而尽是暴戾之意。

    夜幕彻底降临,天空繁星点点。

    谢长胜和张仪等人等得有些焦虑起来,尤其是之前地面微微的震动,不知发生了何事,他们便不免担心起丁宁的安危。

    正在此时,一名周家的侍女却是挑灯而来,朝着写意残卷前的诸人盈盈一礼,说道:“我家老祖正在亲自指点丁先生修行之法,可能还要耗费一些时间。老祖吩咐在墨园雅阁帮各位先生准备了晚宴,各位先生可以先去用膳,等会他便亲自将丁先生送至。”

    “连周家老祖都要亲自指点他一些修行手段,丁宁真是…”不明就理的谢长胜等人只以为是丁宁的天赋让周家老祖都有了爱才之意,一时都是惊羡不已。

    ……

    小院的一间静室之中,随着周家老祖的缓缓叙述,丁宁闭目而坐。

    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丁宁的脑海之中便清晰的出现了那张经络图,他的识念内观,身体里十二条经络便随之剥离出来。

    写意残卷那一角蕴含的这张经络图所示的十二条经络上,一个个关键窍位如无数银珠串在一起,密密麻麻,和他脑海中的无数线路遥相呼应。

    在他的感知里,他身外的天地间骤然出现了无数根幽白色的光丝。

    他敞开身体,让这些幽白色的光丝和身体里一颗颗银珠般的窍位一一连接在一起。

    连接在一起的瞬间,他便感知到无数星星点点的天地元气在这些幽白色光丝中滑落,沁入他身体里那些窍位。

    那些窍位便如一盏盏明灯,次第亮起。

    当所有窍位全部点亮,那些星星点点的天地元气连为一体,流动起来,化成一股冰冷肃杀的气流,且沉重到了极点,如金铁之气。

    星星点点的天地元气不断吸纳如他这十二条经脉之后,冰冷肃杀的气流越来越浓烈,在他的感知里,开始散发出深沉的黑色。

    随着他的心念所至,这股黑色气流瞬间全部压制其中一条经脉的某个窍位。

    轰的一震,这股黑色气流骤然压缩变化,化为一片薄薄的黑色晶片,沉积在那个窍位之中。

    这一片薄薄的晶片,又像是一片薄冰般的小剑,亦像是一片晶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