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一百三十五章今日之机缘

第一百三十五章今日之机缘

    长陵旧贵族门阀,家中要养得人太多,平日里又花销得惯了,一旦没落,失去了庙堂里的支柱,破落的速度往往超出人想象。

    昔日聂氏门阀便是最好的例子。

    聂氏曾是长陵公孙氏下的最强门阀,一度掌大秦兵权,但当彻底失势,族中最强的修行者聂让也陨落之后,聂氏便以惊人的速度陨落。

    族中各方纷纷设法变卖家产,只是数月的时光,聂氏一些价值惊人的古董、甚至对于修行者而言极有用的物事便被变卖完了,只留下一个偌大的聂园 ”小说巴士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便是那聂园,看园的那房也监守自盗,每日夜间盗运的车辆不绝,最后不仅是其中珍稀草木都被盗挖光,连一些精美的石制雕像都被挖掘一空。

    现在长陵很多大户人家用于装饰的石雕木刻,甚至很多都是来自于昔日的聂园。

    同为长陵旧门阀的周家,虽然没有像昔日的聂家一样彻底烟消云散,然而境况却显也不佳。

    载着丁宁的等人的马车在周家墨园外停下,丁宁等人下了马车,只见周围景物萧瑟,连墨园院墙上的许多黑瓦都已经出现了残破,长出了蒿草,露出了下方的瓦泥。

    目光越过高高的灰色院墙投入墨园,墨园深处中的一些亭台楼榭色彩也已斑驳,很多油漆已经剥落,一些开裂的梁柱也没有得到更换。

    谢长胜虽然年轻,但也无数次听过长陵旧贵昔日的辉煌奢华,知道这些旧贵当年比起现在的王侯还要显赫,尤其看着亭台楼榭的格局都似乎暗合大道,和现今一些富贾的家园无可比拟。他便一声真诚的喟叹:“真要彻底修缮这里,看来数万金也不够。”

    前方的周云海闻言微微一笑,道:“你若是有心多给一些,我倒也不会拒绝。”

    这显然是句玩笑话。但是谢长胜却是点了点头,笑道:“若我真能在写意残卷里得到很大的好处,说不定我姐和我父亲一高兴,直接将整个墨园修缮了也不一定。”

    “那便希望贤侄有足够机缘,多感悟到一些修行之理了。”周云海也是笑了笑,说道。

    然而他的心中,却是鄙夷着说道,就凭你这个关中土包子,一天之内还能看出什么东西?

    墨园里古树成荫,阳光成束从枝叶间透过。在下方青石道上形成大大小小的光斑,显得清幽而又有意境。

    真正进了这墨园,走在这样的道间,才明白为何大多数亭台楼榭都已经许多年未作修缮。

    因为绝大多数亭台楼榭的壁上、柱上、檐间,都是雕花嵌玉,粉彩花鸟,金银为饰。许多油漆甚至都是极其珍贵的宝石粉漆彩,或者是海外极其珍稀的云母贝粉漆,即便是放在今日。奢华也超出了一般人所能想象的极限。

    若用普通的饰材,放上去反而是不搭,还不如令其陈旧,倒是令人可以感觉岁月之沧桑。昔日只堂皇。

    和长陵所有旧门阀的私园一样,墨园占地极广,绕过了园中的一座人工堆砌而成的小山,所有人眼前的景物都是一变。一切都似乎变得彻底黑白起来。

    墨菊、墨树、白草…,面前种植的一切奇草异木,竟然都是纯粹的黑白两色,深深浅浅的黑白。

    看到这纯粹的黑白。薛忘虚一声轻咦,接着便对周云海平和的说道:“周家墨园的写意残卷果然耳闻不如目睹,既然如此,我便到此为止,先前来时路上,随便找一处帮我备壶热茶便是。”

    周云海恭谨道:“既然如此,我便陪薛洞主到山巅云海阁小憩,那是我的书房,可以看到大半个墨园的景致。”

    说完这句,他便示意周写意带丁宁等人继续前行,他同时走至薛忘虚的身侧,身上缓缓释出柔和的天地元气,托扶住薛忘虚。

    感受到周云海身上散发出的极精纯天地元气的味道,谢长胜面容一肃,只是他很不理解,忍不住问道:“明明还未见到写意残卷,薛洞主怎么已然说写意残卷果然耳闻不如目睹?”

    丁宁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话,却是平静的朝着前方走了数步。

    看着他的动作,周写意的目光剧烈闪动数下,眼瞳深处最终却是多出了几分忌惮和佩服之意。

    不只是谢长胜,张仪和南宫采菽、沈奕、徐鹤山的眼睛同时瞪大到了极点。

    连一丝异动,甚至微风都没有,然而丁宁的身体,已经变成了绝对的黑白。

    他的衣衫、身体发肤,原本颜色深的地方,骤然加深,变成黑色,原本色泽明亮的地方,变成白色。

    “原来这里的黑白,并非真实的颜色?”

    谢长胜呆呆的出声,他终于有些反应过来,这里的黑白,只是被某种气息浸染,就像是法阵的力量,引起了光线和色泽的变化。

    疾走了数步,超过停下来的丁宁,身体也变成绝对黑白的周写意在此时转身,看了他一眼,冷漠的说道:“你怎知黑白不是原本的颜色,你又怎知平日里看到的色彩不是虚妄?”

    丁宁的眉头不可察觉的微微皱起。

    事实上周写意此刻所说的这句话有些道理,只是周写意自己显然不可能理解这么深刻,他此刻说这样的话,只是想让谢长胜更加迷惑,思绪更加混乱。

    他目光闪动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先行忍住了。

    南宫采菽等人都是难以平静。

    方才薛忘虚话语里的意思,他似乎直接就看到了写意残卷,难道说…这里的气机改变,全部都是因为写意残卷引起?

    只是一副残卷,就如一个大型法阵一样,引起这样的变化。

    怪不得就连那些至高的人物,都想要来借这写意残卷一观。

    周写意继续前行,每一个步点落下,地上都冒起一蓬黑白两色的烟气,看上去就像行走在画卷中一样,极不真实。

    他黑白分明的脸上。却是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傲然的神色。

    即便是无数次进入这里参悟,每一条小径都已经熟悉得可以闭目走过,然而每一次进来,都还是会感到惊艳。

    谢长胜的眼睛再次瞪大到了极致。

    他的前方,出现了无数河流和远山,浓淡相宜,看上去无比的遥远和壮阔。

    周家墨园的占地怎么可能这么大?

    这是第一时间出现在他脑海里的话语,然而当行走在最前的周写意停顿下来之时,他便骤然醒悟。

    那便是写意残卷。

    黑白的清辉中,缓缓出现了一座古殿。

    通体木质的古殿。被浓厚的墨意浸染得如同墨玉一般。

    古殿内里没有任何摆设,唯有正中心的石板地上,矗立着一面晶壁。

    这面晶壁是用两片极薄的水晶拼接而成,而内里的中央,便是一幅长约一丈有余,高度不过数尺的残卷。

    他和南宫采菽等人,顿时再次震撼无言。

    让周写意有些意外,眉头不自觉缓缓挑起的是,丁宁的神容依旧很平静。

    “这便是我们周家的写意残卷。你们可以自行参悟,但切记不要触碰晶壁,否则引动的禁制足以杀死任何五境之下的修行者。”他缓缓的说道。

    听着这样的声音,谢长胜已经下意识的走上两步。他第一时间想看清这副残卷的全貌,看看上面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然而目光只是扫过这幅残卷,他的呼吸便瞬间紊乱。

    无数座深深浅浅的山,其中远近的河流。好像瞬间就朝着他压了过来,一瞬间,他只觉得脑袋一片昏沉。心中大骇的闭上眼睛时,他发现自己竟然对整张画卷没有任何印象,根本记不得这画卷上画的到底是什么,甚至这画卷的残破处在哪里,他都没有印象。

    “怎么会这样?”

    南宫采菽等人也是同样的感受。

    若是说根本看不出里面任何一条线条,任何一个墨迹的用意和蕴含的道理,他们还能够理解,但现在画卷就在眼前,他们却是根本看不清内容,看过之后便忘,任何东西都记不住,他们便无法理解。

    一行人互望了一眼,只看到丁宁出神的在看着,十分平静。

    丁宁可以看到这里面的内容,可以看出些什么么?

    所有人的心中都有疑问,然而看到丁宁十分入神的样子,所有人却都觉得不能出声惊扰,纷纷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再次凝神望去。

    ……

    丁宁平静的看着前方的写意残卷。

    这是他知道,但之前都没有机会看过的修行典籍。

    昔日的周家,为了抗拒某些他们最痛恨的人入园观经,甚至表达出了玉石俱焚的意思,不惜毁掉这幅残卷。最终当时的那批人为了让修行者世界的瑰宝流传下来,做出了让步。

    其实无论是岷山剑宗还是灵虚剑门,对于他而言也是一样,若是真正知道他的身份,即便是灭宗,都决计不会让任何对他极有用处的秘典让他看到。

    他平静的眼眸深处有一丝感慨。

    无数深深浅浅的墨山和墨河,也瞬间朝着他压来。

    只是他根本未“看”这些墨山和墨河,这些墨山和墨河就像是飞过他的身体,然后在他的身后崩散。

    他的感知根本不去管那些最本源的线条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只是看最本源的线条。

    所以他视线里的画卷和周围人所看的完全不一样。

    他所看到的,便是一幅发黄的残卷,粗粝的草浆纸面上,画着的其实只是两座山。

    一座浓,一座淡。

    山顶上方飘着几抹白云。

    两座山前,有一条大江流过。

    这幅画的右上角是缺失的,所以那座淡山缺了一个角,大江少了一段。

    上百条深浅不一的墨线,或者说剑意,或者说符文,组成了这样的一副图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