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四十六章借剑

第四十六章借剑

    这是碧海潮生剑里威力最大的一式,陈柳枫的修为已达第三境上品,距离第四境也只隔破境,他所修的真元功法想必也不俗,远远看去都可感觉真元极其精纯。此刻他全力施为,真元如暴怒疯狂贯入无锋铁剑之中,这一式“挟海击”,真是已有了数分碧波自海面生起,尽融于剑意之中的真意。

    谢长胜看得脸色发白,直觉这数千金没有白花,此刻他所站的位置正好在陈柳枫的正面,即便是隔了一条野河,迎面而来的剑风也将他束好的头发吹得全部散落。

    感受着空气里浓厚的湿意和那一剑挟带的水浪足有千钧之力,他忍不住震撼出声:“这样的一剑怎能挡得住?”

    丁宁看着这一剑的壮阔,眼中也有了几分欣赏之意,然而看着如磐石般凝立的范无缺,他却是轻声说道:“未必。”

    便在此时,范无缺出剑。

    他手中的无锋玄铁长剑再次刺出。

    剑势无比平直,看上去和之前一剑没有任何差别。

    轰隆一声,迎头砸向他的蓝色水浪被他的剑洞穿了一个方圆数尺的孔洞。

    这一剑具有惊人的洞穿力,然而却太直,没有什么变化,不可能刺中浪后的陈柳枫。谢长胜不能理解,不明白这样的一剑有什么意义。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范无缺体内的真元狂涌而出,冲入平钝铁剑剑身上平直的符纹里。

    平直的剑气和平直的剑气相撞,就像是一根铁棍被硬生生的撞裂,洒开。

    范无缺手中长剑的前方,骤然洒开无数的线条。

    这无数线条深深扎入蓝色水浪中,直接便变成蓝色水浪中的裂纹。

    在下一瞬间,蓝色水浪彻底崩解,变成无数没有杀伤力的水花。

    一片惊叹声和惊呼声响起。

    薛忘虚微微一笑,赞许道:“不错。”

    张仪认真研究般轻声道:“洞石剑的真意在于洞金裂石…不只是具有惊人的穿透力,范无缺的确已然掌握了洞石剑的真意,不愧能站在才俊册的那个位置。”

    “当”的一声震响。

    陈柳枫手中的剑和范无缺手中剑正式相交,两个人身体一震,都是往后飘飞出去。

    在这样的金铁震鸣声里和无数人的惊呼声中,谢长胜白着脸,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说道:“竟然真的接住了这一剑,挟海击是碧海潮生剑里威力最大的一式,而且最耗真元,现在这一剑都被范无缺破解,那接下来陈柳枫如何能胜?”

    听闻他这样的话语,丁宁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般:“那也未必。”

    即便一直喊丁宁姐夫,对丁宁的表现一直都是佩服之极,然而此时丁宁一直唱反调,谢长胜还是不自觉的有些恼怒。

    然而也就在此时,往后震飞出去的陈柳枫口中再次发出一声无比愤怒的厉喝。

    他身体里所有剩余的真元,全部注入了手中还在剧烈震鸣的铁剑之中。

    他手中的铁剑,再次往前拍击出去。

    所有的惊呼声骤然停顿。

    范无缺宁静而冷的面容上第一次出现了震惊的神色。

    平直的剑身上,再次洒出无数条蓝色的剑气。

    空气里,陡然出现了无数颗蓝色的水珠,然后被一股决然的剑意拍击着,往前崩飞。

    蓝色的水珠和空中杂乱不成型的崩散水流撞击着,却是浪花朵朵开,形成了无数迸射的白色水花,千朵万朵的朝着范无缺砸了过来!

    “万涛生,不错。”薛忘虚再次发出了赞许的声音。

    范无缺的脸色剧变,他不再向之前一样笔直的刺出一剑,而是急剧的朝着身体前方连刺三剑。

    他身前的空气里,骤然出现三条剑孔,三条剑孔之中劲气互相挤压,将一朵朵拍击过来的白色浪花挤成了无数细微的粉末,崩散出去。

    “轰”的一声。

    也就在此时,陈柳枫的身影自水雾中冲出,已到他身前。

    他的身体都已经被水流彻底浸湿,甚至肩上都因为撞到了一朵水浪而发出了轻微的骨裂声,然而他却是没有任何停留,厉喝着,一剑拍着数朵浪花,拦腰砸向范无缺的身体。

    范无缺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

    他的身体往后掠出,手中长剑朝着陈柳枫这一剑斩下。

    然而他这一剑斩势比起他之前的直刺要慢上一些,当的一声暴鸣声中,他的剑截住了陈柳枫的剑,爆开一团耀眼的火花,然而数朵白浪,却是悉数砸在他的身上!

    一声不可置信的闷哼尚未从他的口中发出,他的整个人已经如断线的风筝往后飞坠出去。

    他的背后,便是结了冰的野河。

    咔嚓一声裂响。

    他的身体重重的砸碎了冰面,坠入冰冷的河水之中。

    冰冷的水浪自冰窟中溅出。

    河岸两侧一片寂静。

    石台上的陈柳枫剧烈的喘息着,手中的长剑如拐杖一般扎在石台缝隙里,他似也到了极限,然而此刻,他却是再次发出了一声厉喝:“是谁胜!”

    河岸两侧更为死寂。

    谁都知道以范无缺的修为,被这一剑拍坠冰冷河水之中不会有任何性命之忧,但是被一剑拍出高台,连身影都无法控制而坠入冰冷河水之中,已然是败了。

    若是在战场上,被一剑击伤而无法控制身影,便注定是被一剑刺杀的结果。

    哗啦一声。

    范无缺的身影从水下冲跃出来,体内真元激荡,无数冰冷的水珠溅射开来,落在周围冰面上啪啪作响。

    他的衣衫已然尽干,然而他的嘴唇却是说不出的乌青。

    没有说任何的话语,他将手中的无锋玄铁剑掷在身侧冰面上,然后沿着冰面狂奔而去。

    这名年轻才俊显是已然羞愤到了极点,连一只靴子跑掉在冰面上,都未察觉。

    只是场间没有任何的嘲笑声响起。

    当众输给排名靠后的人,这的确会让令人羞愤至极,但实力就是实力,之前他出的数剑,足以震慑在场的大多数年轻人。

    “这是怎么回事?”

    谢长胜依旧有些难以接受这结果,他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事情发生了,在他的潜意识里,似乎明明是范无缺应该胜的,但结果却是完全不一样。

    “胜负又何止在于真元强弱和对剑经的领悟。”丁宁看了他一眼,说道:“剑意的饱满还在精气神,陈柳枫自始至终的剑意都饱满到了极点,两者相差本来就不大,到了最后那一剑陈柳枫剑势淋漓,范无缺的气势本身已然弱了,却还想留些后路,生怕自己真元耗尽之后再出意外。在决胜之时都如此不干脆,如何能胜?”

    谢长胜脑海中的疑惑尽消,细想着方才的画面,他觉得丁宁说的是对的。

    薛忘虚微笑着看着丁宁,道:“好像你的理解比长陵很多老剑师还深。”

    丁宁平静的说道:“最近看你的笔记,很有心得。”

    薛忘虚想了想,说道:“如果是好东西,朋友之间便该分享。”

    丁宁平静道:“你同意便好。”

    听到两人这样的对话,谢长胜和南宫采菽、徐鹤山开始反应过来薛忘虚的意思,三人都是惊喜至极的瞪大了眼睛。

    “薛洞主,您的意思是,让我们也可以看您的笔记?”南宫采菽不由得轻声问道。

    薛忘虚微笑道:“只是笔记而已,又不是什么宝物。”

    “这哪里不是宝物!”谢长胜激动的语气都有些发颤,“这可是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宝物。”

    “师兄。”

    就在此时,丁宁却是平静的对张仪行礼说道:“陈柳枫和范无缺的事情已然解决了,我和身后三人的问题却没有解决,所以请帮我留下那两柄无锋玄铁剑。”

    丁宁此言一出,张仪顿时一呆,“师弟你真的?”

    丁宁肯定的点头,道:“有问题自然要解决。”

    “可是你对于这种无锋玄铁剑…”张仪心里顿时担忧起来。他十分清楚丁宁根本没有碰过这种剑,剑若生疏,在剑法的施展上,便会有很大不同。

    “不要婆婆妈妈。”丁宁看着他,说道:“我现在让你出声留剑,一是因为你是我师兄,二是因为你婆婆妈妈,经常在这种场合公然出声,师兄你也可以变得决断一些。”

    “这倒是反过来教导师兄了,有些无礼,不过说的话倒是有些道理。”薛忘虚哈哈的笑了起来,推了张仪一把:“快听你师弟的话。”

    张仪尊师重道至极,听到薛忘虚的话,他不敢违背,虽是脸色有些为难,但还是咬了咬牙,对着对面石台,迅速抱拳朗声道:“陈兄且慢…可否借两柄无锋玄铁剑一用?”

    因为看到石台上陈柳枫也已然要离开,有人已然收了两柄剑,他有些心急,在出声之后,才想起没有自报门楣,所以他有些歉然的补了一句:“在下青藤剑院白羊洞张仪。”

    石台上陈柳枫霍然转身。

    两岸一片惊呼声响起。

    白羊洞在过往的数月里在长陵极其出名,白羊洞张仪虽然不知何故没有能够位列才俊榜百名之内,但在很多人心目中,张仪似乎也足够实力排在才俊榜里。

    此时他公开出声借剑,便自然让人想到,今日里,或许还会有一场对决。

    (罪粉之大秦王朝,招纳正版铁杆书迷同学!

    剑王朝上架快半个月了(10月20日上架),各位正版订阅与打赏过,或者投过月票的同学,可以加入我们创建的大家庭--《罪粉之大秦王朝》。

    希望大家像秦朝的修者一样,人人如龙,人人如君子,像秦朝的剑一样厚重,一样沉淀。

    加入《罪粉之大秦王朝》,做《剑王朝》的铁杆粉丝,我们都为《剑王朝》贡献自己的力量!

    群号:63914580)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