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三十六章宿命的钥匙

第三十六章宿命的钥匙

    丁宁和沈奕并肩走着。



    他们的前方,许多屋棚层层叠叠堆在一起,已是鱼市。



    “其实现在游览鱼市也看不到什么东西。”丁宁转头看着沈奕,没有什么掩饰的说道:“即便是地下生意,新年里开业的也很少。”



    沈奕说道:“无妨,静有静的风景,热闹有热闹的风景。”



    丁宁有些奇怪的转过头,看着这个关中少年,说道:“这好像不应该是你这种性格的人说出的话。”



    沈奕笑了起来,道:“师兄真是明辨秋毫,这的确不是我说的话,是我小叔说的名言,接下来还有数句,真要看一处的风景,不只是要在静时,热闹时,还需分四季,真要看一友,不只是在得意时,还需看失意时,落魄时,危难时。”



    能说是“名言”,那说话的人必然极其有名,所以已然走入鱼市的丁宁问道:“你小叔是谁?”



    沈奕说道:“我小叔是沈怀。”



    丁宁微怔:“关中五剑之一?”



    沈奕点了点头。



    丁宁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是你小叔,那你为什么不找他学剑?”



    关中八百里平川,剑豪众多,能被公认为最厉害的五柄剑之一,沈怀的名气自然是极大。



    沈奕有些羞愧的低声道:“我的剑本身便是他亲自教的。”



    丁宁愣了愣,说道:“抱歉。”



    沈奕摇了摇头,道:“同样的剑经造就不同的修行者,我小叔便和我说过,修行关键还在于个人选择的道路。”



    丁宁点了点头,说道:“他说的不错,眼界有时候便决定高度。”



    “我是应该早来长陵,否则怎会想到天下有如此独特的地方。”沈奕已然跟着丁宁走入鱼市,他看着周围如沉浸在鬼域里的街巷,看着阴暗里隐隐约约如鬼火般的灯笼,好奇的轻声问道:“这里面真的什么东西都有交易,包括一些禁物,连我都可以买么?”



    丁宁看了他一眼,说道:“可以买,但必须通过这里面的一些中间人。”



    知道这里面必定有很多门路的沈奕更加好奇问道:“那能否实地参加一些地下拍卖会之类的?”



    “当然可以。”丁宁说道:“不过你必须得到那些中间人的信任,以你关中巨富子弟的身份,想要参加,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确实想要买某件东西的时候,还是要中间人出价。否则许多人知道东西最终落在何人的手中,反而会带来祸事。”



    沈奕由衷道:“有机会倒是真要看看,说不定会有些合用的东西。”



    西边角的羊肉铺子外面是卖羊肉,里面却是人贩子,贩卖的都是偏远地方甚至别朝带回来的孩童。东边的裁缝铺子,专营的却是大楚王朝的符器生意。靠近底部水塘边的三间吊脚楼里,是海外盗贼的销账窝点。要想参加有各类修行者物品的地下拍卖会,要找卖桐油的薛麻子,或者卖咸鱼的老周头。



    丁宁一边领着沈奕往鱼市的最深处,也是鱼市的最底部走,与此同时,缓缓的将鱼市里的诸多门路轻声的解释给他听。



    沈奕越来越听得津津有味,却是没有注意到丁宁的语速变得越来越缓慢。



    “下面你无论听到我说什么,神情绝对不要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就当在听我和你闲聊,不要被人发觉有任何的异常。”蓦的,丁宁这样的话语传入他的耳廓。



    因为语速缓慢,沈奕已然有足够的反应时间,他心中顿时一震,但却是极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轻声问道:“怎么?”



    今日里丁宁来鱼市,只是为了给那名孤独老妇人拜年,陪她说会话,然而便在方才,他已经感觉到了异样而危险的气息。



    “应该有人想要刺杀我,敢在鱼市里动手的话,便是真正的亡命之徒,所以此事便是将你都牵扯了进去。”丁宁平静而缓慢的说道:“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但我和你的性命现在都在你手里,所以你接下来一定要仔细的听清和记住我的每一句话,不能犯任何的错误。”



    看着周围异常平静的街巷,感受不到任何杀机的沈奕心中越来越震惊,但是丁宁平静的话语里蕴含着的凝重,却是让他可以肯定这并非是什么玩笑。



    “你说,我会做到。”他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丁宁压低了声音,微垂着头,连嘴唇都隐匿在阴影里:“等一下我会带你经过数家店铺,那几家店铺的主人都不是普通人,而且都和这鱼市地下的主人有关系。只是不知道那几家店铺现在哪家开着,等会哪家开你便进哪家,在走进去之后,你便开始计算时间,五十息之后,你便用最快的速度告诉店铺的主人,有人正要在鱼市里杀人,地点在鬼见愁码头。”



    沈奕自然不明白丁宁为什么要他计算时间,但他还是认真的记住了每一个字,同时轻声极其简单的重复道:“进店铺,计时,五十息,求助,鬼见愁码头。”



    丁宁平静的点头,道:“记住便好,接下来我和你说的话,便又是寻常闲聊。”



    沈奕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明白了。”



    ……



    丁宁继续领路,朝着那名老妇人所在的吊脚楼方位走去。



    他也继续说着这鱼市里的门路,心中却是充满难言的愤怒而冰冷的情绪。



    就如他和长孙浅雪所说,他本不愿因为一些陈年旧事而再将那名商家小姐牵扯进来,不想借助任何她的力量,然而今日只是寻常的探望老人,在这样的新年里,竟然有人逼得他不得不借用鱼市的力量。



    到底是谁?



    他的心中越来越冰冷和愤怒,思绪却是越来越活跃,考虑的后继事情越来越多。



    鱼市最低洼处的水塘大多被棚屋的屋面遮掩,所以并没有落到多少雪,此时水面上,只是结出了两个指节厚度的冰面。



    丁宁平静的眼眸深处骤然浮现出两缕幽火,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腰侧的末花残剑上。



    此时已然到了他和沈奕所说的那数家店铺的附近。



    那数家店铺此刻只有一家店铺开着,内里有火光和人的气息。



    而丁宁清楚,那家店铺的主人经营的是兵器生意,他的那间吊脚楼里,有不少好剑。



    李道机当日的末花残剑,就是在那里购得。



    原本全无关系的人却都和这柄残剑有些关联,所以冥冥之中真的就像是有无数恩怨牵扯出的宿命,这柄残剑,似乎就像是一把开启宿命的钥匙,尘封在此,已经等待了他多年。



    “那家店铺是卖剑的,单独进去不需要什么中间人,店铺主人手里有不少连长陵的许多修行之地都不如的好剑,你可以去看一看,在这里等我。我拜完年过来就在这里和你碰头。”丁宁点了点那个店铺,抬起头平静的看着沈奕说道。



    沈奕当然明白丁宁这些话只是“闲聊话”,他当然不能等着丁宁回来这里和他碰头,于是他显得略微用力的点点头,道:“好,既然只开了这一家,我便逛逛这家便是。”



    丁宁微微一笑,便将沈奕留在这里继续前行。



    沈奕看着他的目光里又多了几分敬意,如此危急时刻,竟然还能露出如此的笑容,自己真是不如。



    ……



    丁宁的眉头不可察觉的微微蹙起,他前方的那处鬼见愁码头位于数间堆积着干柴的吊脚楼下方,附近没有什么店铺,视线又被遮掩,实是这条路线上最好的刺杀地点,若是换了个位置,他要刺杀人,也会选择在那个地方动手。



    此刻他感觉到的那些气味,都在朝着那处地方行进,这便说明,这些人的确是来对付自己而不是对沈奕有什么图谋。



    他深吸了一口气,体内那些无数的“小蚕”,也随着他这一口呼吸而苏醒过来一般,在他的身体里无声的涌动了起来。



    沈奕尽可能的平静,但是在推门进入店铺之后,他的呼吸还是不可遏制的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恩?”



    内里榻上的披发男子似乎瞬时就感觉到了沈奕的异样,发出了一声轻哼声。



    沈奕想到了丁宁的告诫,想到不能提早出问题,所以他马上深吸了一口气,在心中开始计算时间,同时说道:“我来自关中沈家,听闻你这里有许多好剑。”



    黑暗里看不清面目的披发男子沉冷的看了他一眼,却不多说,身体后移。



    随着披在身上的毯子的掀开,在露出下方黑色剑匣的同时,沈奕也看清了他是没有脚的。



    他的双脚齐膝而断!



    眼见这样的画面,沈奕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低声惊呼:“你腿脚不便..这可如何是好!”



    没有脚和卖剑全无关系,沈奕此时的惊呼也异常突兀,然而披发男子却是目光剧烈一闪,反而压低了声音,沉静道:“有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