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二十七章简单的胜负

第二十七章简单的胜负

    第二十七章简单的胜负

    “看来有麻烦。”

    薛忘虚注意到了这名少年,旋即笑了起来,“关中来的。”

    听到薛忘虚的这句话,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张仪不由得转过身去,看着快步走来的这名少年,他却是又愣了愣,不理解的问道:“洞主,你怎么知道他是关中来的?”

    “关中是我大秦王朝起源之地,也只有那里的修行者,背起剑来比长陵的修行者背剑还要没有美感,就像是背着一根锄头或者是一柄砍柴的斧头一样。”薛忘虚笑了笑,说道。

    张仪看着走来的少年架子很豪迈,只是那柄横在背上的剑的角度真的有问题,看上去真是像一把锄头横在背上一样没有什么美感,他便觉得薛忘虚说得太过有趣,忍不住破泣为笑。

    背着紫剑的少年在距离丁宁数丈时停了下来,微躬身行了一礼,道:“在下关中沈奕,阁下应该便是白羊洞丁宁?”

    听到对方果然是来自关中,脸上挂着泪痕的张仪更是差点笑出了声来。

    丁宁却是拄着雪铲,冷硬的问道:“干嘛?”

    沈奕一愣。

    虽然之前一直在关中,从未到过长陵,然而无论从书籍还是周围人的口中,他都知道长陵比关中一带更为重礼,然而此刻对面这两人,一人又哭又笑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古怪,而这丁宁,却是好像一点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人家远道而来,就算你不请人喝杯热茶,好歹你也要客气一些。”看着有些僵住的沈奕,薛忘虚摇了摇头,无奈的对着丁宁低声呵斥了一句。

    “左右都是寻上门来打架的,连扫个雪准备过年都不安生,要什么客气。”丁宁看了他一眼,说道。

    沈奕更加发愣,他有些犹豫的看着丁宁,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你打…我是来挑战你的?”

    “除了谢柔和谢长胜,我哪里认识什么关中的人。”丁宁看着他,说道:“想想都是因为他们的关系,而且你走进来便是战意盎然,精气旺盛的样子,不来寻我打架,难道是来帮我扫雪?”

    沈奕怔了片刻,面色迅速凝重起来:“你才思敏捷,果然不凡。”

    “实不相瞒,我对谢柔一见倾心,听到她立誓非你不娶,我便想来挑战你,我到长陵已然半月,适逢你们外出,直到今日才确定你在这里,寻了过来。”不等丁宁出声,他已然毫不掩饰的正色接着说道。

    薛忘虚更加开心的笑了起来,“果然是关中本色,连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情,说起来都毫不羞涩。”

    丁宁看着眼前这个并不讨第二十七章简单的胜负

    厌的少年,眉头微蹙,说道:“你对谢柔如何,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毕竟你也清楚,那只是谢柔她自己的想法。”

    沈奕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诚恳说道:“但我想只要我能证明比你优秀,她或许便会改变想法。”

    丁宁平静的说道:“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和她的事情,难道要我和你打一架,让我帮你证明你比我优秀,我有什么好处?”

    沈奕再次愣住。

    这在他看来本是极其简单的事情,只要他找到丁宁,便可开始公平的对决,然而此刻听到丁宁的话,他却的确没有什么话语可以反驳。因为这好像的确是只对自己有利,对丁宁没有什么好处的事情。

    看着愣住的他,本身对这样的战斗没有丝毫兴趣的丁宁张了张嘴,又想说话让对方彻底打消这样的主意,但就在这时,他身后的薛忘虚却是轻咳了一声,像个孩童般说道:“丁宁,我想看你们的战斗。”

    丁宁顿了顿,没有说话。

    沈奕的眼睛里顿时出现了希望的光彩。

    他身后微胖的商贾在此时也轻咳了一声,看着丁宁,商讨般说道:“若是觉得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们或许可以给出些补偿?”

    丁宁想了想,道:“好。”

    沈奕顿时兴奋了起来。

    “小师弟,这样不好吧?”脸上挂着泪痕的张仪顿时苦了脸。这长陵的挑战决斗,还从未听说过一方要给另外一方补偿的,这又不是街头卖艺,要打赏两个赏钱。

    “我要三阳草。”

    丁宁却是没有管他的意见,看着沈奕和身后的微胖商贾说道:“当然是我赢了的话,你们给我三阳草,输了的话便不用。”

    沈奕下意识的转头,问身后的微胖商贾:“金叔,三阳草是?”

    微胖商贾轻声的回应道:“一种功效大壮脾肾的灵药,价格不菲,但却还是能够找到。”

    沈奕顿时欣喜起来,他爽直的看着丁宁,道:“你这要求不算过分,且条件是能胜我之后,既然如此,只要你能胜我,我沈家能找到几株三阳草,便赠你几株。”

    丁宁平静点头,“如此甚好。”

    在他身后的薛忘虚却是有些担心,轻声问道:“你这三阳草是用来做什么,是看到了什么对你身体有益的丹方,这丹方到底靠不靠得住?”

    丁宁转身看了他一眼,说道:“靠得住,你就别担心了。”

    看着丁宁如此笃定的样子,薛忘虚呵呵的一笑,也不再多说什么。

    沈奕彻底的兴奋了起来,问道:“那第二十七章简单的胜负

    么现在可以开始了么?”

    丁宁放下了手中铲雪的铲子,擦了擦手,看到脸上泪痕快要结出冰霜的张仪已经侯在薛忘虚的身旁,他便又往前方的雪地里走了两步,这才对着沈奕道:“可以了。”

    沈奕的手握住了背负的紫色长剑的剑柄,却是又看着丁宁,轻声问道:“你应该未到真元境?”

    丁宁有些奇怪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请!”沈奕不再多说什么,按照长陵的礼仪,拔剑,横剑于胸。

    丁宁面上的神容再次变得绝对平静,他也不说任何的话,握住末花剑的剑柄,将它从后配的普通剑鞘中抽出,横在胸前。

    街巷里周围扫雪的人都随之兴奋起来。

    这里的街坊邻居都已经知晓酒铺的小老板丁宁已然成为修行者,虽然最开始知晓时的兴奋劲已过,但是现在看到有这样的对决,他们自然极想看看成为修行者的丁宁小老板现在拥有什么样的手段。

    “不要怕!好好打!”

    “不要丢了我们梧桐落的脸啊!”

    “只要你赢了,我不要你明天的面钱!”

    无数纷乱的声音响起。

    在这样的声音里,看到丁宁没有先行出手的打断,沈奕的眉梢微微挑起。

    他坚毅的脸上,骤然闪过一丝凌厉的气机。

    所有纷乱的叫声戛然而止。

    因为沈奕就在此时出剑。

    他朝着丁宁挥剑。

    他和丁宁之间至少隔着五六丈的距离,这一剑挥出,原本自然不可能接触得到丁宁的身体,然而随着他的挥剑,他的身影已然疾速掠起。

    他和丁宁之间的残雪瞬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催成粉末,往外散开。

    瞬息之间,他便已掠过十余丈的距离,到了丁宁的身前。

    他手中剑身上金色符文全部亮起,无数丝元气从剑锋渗出,形成真正的金色雷霆。

    梧桐落里寻常的破落户何时曾见过这样一剑出雷电生的景象,一时都是惊得彻底呆住。

    但此时看到这样的金色雷电从紫色剑锋上雀跃而出,立于薛忘虚身侧的张仪却是瞪大了眼睛,歉然的赞叹了一声,“真乃君子,却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之所以会发出这样的赞叹,是因为先前他听沈奕问丁宁的修为时,是以为沈奕是确定了丁宁还未到真元境,所以才放心出手。

    然而现在他却是发觉,沈奕之所以那样确定丁宁的修为,只是因为不想在真元修为上占丁宁的便宜。

    此刻他第二十七章简单的胜负

    这一剑,只是将自己的力量压制到了第二境的巅峰。

    ……

    丁宁微微蹙眉。

    在沈奕出手的瞬间,他就已经感觉出了沈奕的用意。

    只是在他看来,这对于这一战的结果没有任何的影响。

    若是可以让胜利变得更加简单,他当然不会拒绝。

    所以在沈奕疾进之时,他体内的真气便疯狂的涌入手中的末花残剑。

    一道道白色的符线在他身体的两侧形成。

    他甚至没有后退一步。

    他等着沈奕先出手,便是为了后发制人,锁死沈奕的剑势。

    刹那间,风雷已至他的面前。

    金色雷光距离他的胸口已然不足一尺。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两道剑符随着他手中残剑的急速游走,在他身前两侧彻底成型。

    轰的一声爆响。

    两团雄浑之极的青色元气凭空生起。

    丁宁的身前,就像是有两岸青山竖起,合拢。

    金色雷光便在这合起的两岸青山之中,不得寸进。

    “白羊剑符经…小师弟...小师弟…”张仪眼睛瞪大到了极点,一时又是惊喜,又是不可置信,只知道在口中不断重复“小师弟”。

    沈奕的呼吸骤然停顿。

    他只觉得自己手中的剑就像是被两面青山轰然挤压,完全无法前进,也不可能抽离。

    一声嗡鸣!

    在下一刹那,无数青色元气反震出来,朝着他身前漫射!

    他的身体猛的一震,如被巨锤轰然砸中,整个人颓然往后退去。

    只在此时,丁宁往上方出剑。

    一道方形的白色剑符瞬间形成。

    冰冷的空气里凝出更寒冷的元气,一片冰树穿过四散的金色游丝,从沈奕的头顶穿过。

    丁宁收剑。

    他没有说什么。

    然而所有的人都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这一战胜负已分。

    只要丁宁愿意,方才那一片冰树,完全可以冲在倒退的沈奕的身上。

    “小师弟…”张仪看着这样的结果,惊喜万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只能轻唤了一声。

    薛忘虚却是轻叹了一声,“太快了。”

    他似乎有些看不过瘾,有些不甚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