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十章计划不如变化

第十章计划不如变化

    时日渐逝,冬意更浓,入了巴郡,沿途风物便和长陵截然不同,放眼可见,略微低矮的山丘大多被垦出了梯田,到处都是小集镇,却难见有规模的大城,连绵的巴山险峻高峰像一个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并肩站立着,那些地方,迄今为止还是人烟罕至。

    在千年之前,天下的修行者还很稀少,能够悟道,或者得到一些修行之道的修行者,在寻常人口中都是地仙、剑仙一流的人物。

    这些人在山中借助灵脉修行,被认为是餐风露,吞云霞,留下了无数传说。

    到世间诸国慢慢强盛,形成各大王朝,大秦王朝和巴山剑场兴起之时,巴山一带设郡,人口虽然大量增多,但巴山之中的灵脉已经断绝数百年,里面的古修行之地也像自然淘汰一般,已经消失了很多年。

    时至今日,巴山剑场都在元武皇帝登基的那一场风波里陨落,相比长陵这种修行者密集的国都而言,巴郡一带的修行者数量极少,寻常山民对于修行者的了解,还是和以前差不多,觉得修行者都是餐风露吞云霞的仙客。

    所以只是沿途薛忘虚只是略微展露一些手段,便能轻易的换到最好的马匹,一路行进的速度自然不慢。

    这一日,丁宁掀开被冰屑冻得有些坚硬的车帘时,他看到了一大片沿着山坡建立,足有上千间木楼组成的城寨。

    他知道这是连城寨,原先在巴山一带没有正式设郡,没有驻军之时,这里已经是巴山土人最大的聚集地之一。

    经过这里,再穿过一个峡谷,里面有一片盆地,那便是竹山县所在。

    ……

    就在丁宁跟随着薛忘虚,已然接近竹山县之时,长陵郊野的兵马司驿站里,王太虚和俞辜正在进行着一次会谈。

    俞辜的目光大多时候依旧停留在院落里的那株腊梅树上,他的表情依旧威严而冷,但心中却是已经真正的平静。

    因为他十分清楚,按照前些时日的进展,这场兵马司必须及早结束的谈判,将会在今日完成。

    “寒气已浓,衣甲之事若是突然换了人来接手,便有可能会迟误。”

    王太虚的目光也停留在了那株蜡梅树上,他不急不缓的说道:“所以将军之前说的有道理,我们两层楼可以不要衣甲采造的生意,但解库的生意必须要,除此之外,我听闻长陵许多牢狱已经年久失修,且里面的犯人天冷也需穿衣,恐有些苦处也需要帮忙,这些事情,让与我们两层楼做,想必将军能够做主?”

    俞辜霍然转身。

    他的眼睛里射出刀锋般的厉芒,直视着王太虚,沉声道:“你是认真的?”

    这是完全出乎他预料的事情。

    牢狱房屋修缮,牢饭衣物被褥,一些往来通融之事,这里面虽然也大有好处,但怎么可能比得上军队衣甲采造的惊人利润?

    王太虚微微一笑,说道:“我虽然只是市井小民,比不得将军军令如山,但说起话来,一言九鼎还是做得到的。”

    俞辜看了他一眼,顿时会错了意思,微嘲的说道:“能够通入牢狱,今后你两层楼的人即便有进去的,想必也会得到不错的照料。哪怕是用于顶包的冤鬼,在里面呆的也会舒服不少,倒是长陵其余那些江湖人物,和你作对的时候倒是要先想想清楚了,他们的人进去之后可是没什么好日子可过…王太虚,你这以退为进,少得罪些我们兵马司,今后却可以在和那些江湖大佬的争斗中占得更多的地盘,你这算盘,打得的确还算不错。”

    王太虚再次微微一笑,对着俞辜卑谦的躬身行礼,道:“多谢俞将军成全。”

    俞辜的面容微寒。

    他当然还未答应,但王太虚已然知道他会答应,他也的确会答应,毕竟让宗法司给出些利益,这对于兵马司而言只是小事,王太虚要求的,已经丝毫不触及兵马司的底线,甚至可以说给兵马司让出了很多颜面。

    然而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朝堂里,他都极其忌惮和不喜欢这种太过聪明,可以看穿对手心中想法的人。

    所以这一瞬间,他的眼睛里甚至充满了真实的杀意。

    “这次我虽然能够满足你的一些要求,但你是聪明人,你应该明白过了这段时间,形势会有什么改变。”

    俞辜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呼出,声音微冷道:“过完这冬,你最好收敛一些。”

    王太虚依旧躬身未起,恭谨的轻声道:“我会谨记将军教诲。”

    俞辜沉默不语。

    这场持续时间已经很久的谈判终于尘埃落定。

    面前的王太虚的体态和话语虽然如此谦卑,但他很清楚,从这个驿站走出之后,伴随着军方的承诺和配合,王太虚的两层楼将会很快的让数十个原本依靠那些生意依存的江湖帮派无路可走,或者被迫并入两层楼。

    原本势力已经很庞大的两层楼,将会变成其余江湖帮派根本无法相比的庞然大物,除了鱼市的那个地下统治者。

    ……

    ……

    因为从连城寨到竹山县城已经只需大半天的距离,所以在征求了丁宁的意见之后,薛忘虚和丁宁并没有在连城寨休憩,只是吃了些东西,便继续上路。

    “很快就要到竹山县城了,你有什么计划么?”

    丁宁一边揉着因为长时间乘坐而有些不甚舒服的膝盖,一边问薛忘虚。

    他自己一直是很有计划的人。

    比如杀死宋神书,比如什么时候出现在谢长胜等人的视线中,在什么修为时设法进入能够参加岷山剑会的修行之地,他都有很多缜密的计划和替代计划。

    他原本会循序渐进的去做这些事情。

    进入岷山剑院获得可以和九死蚕配合,可以让他不会早衰,修行速度很快,每个境界又可以很强的续天神诀。

    在获得续天神诀之后,他便可以按照修为,一个个去找那面墙上的人,去对付他们。

    然而宋神书交待出的一些秘密,却打乱了他的计划,让一些事必须同步进行着。

    而现在这竹山县封家,原本也在他一开始那些首要的计划之外。

    “封千浊在竹山县相当于是地主爷的角色,尤其因为他本身是很强的修行者,所以当地的很多人都真的将他当成那种可以庇佑一方的神仙来看。”薛忘虚看着忙碌的丁宁,解释道:“他大约也很享受这种爱戴,所以每年这种庙会的时候,他都会出场点头香,捐些财物,说几句话。在那种时候,我要是当众挑战他,他应该找不出理由来拒绝。”

    丁宁说道:“在我朝其余任何地方,大家都是尊敬勇者和强者,对这种公开约战的双方都会很敬佩。但是在竹山县,你在这样的场合挑战他,却实在是太招人恨了些。”

    薛忘虚微嘲道:“只要打得赢,就不是恨,是惧了。”

    丁宁平静的说道:“即便你确定他没有进入第七境,但巴山剑场的一些手段还是有很多的独到之处。”

    “我当然会小心一些。”薛忘虚拿起水囊喝了口尚温热的水,认真的看着丁宁,“倒是你…你说你想要在岷山剑会中力压所有年轻才俊,你有什么计划?这一路上可是都没有看到你练剑,难道你挑选的那两本剑经,你都领悟了?”

    丁宁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薛忘虚差点被一口水噎到,瞬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丁宁看了他一眼,随手用手指在空中比划了数下。

    虽然只是简单的数下,但空气里却似乎有数道独特的韵味在生成。

    薛忘虚不再咳嗽,但是却又扯断了数根胡须,未盖的水囊里的水也洒出了不少,淋湿了他的前襟。

    “我知道这些剑经对于别人很难,但对于我而言很简单。”

    丁宁依旧平静的看着他,轻声说道:“所以我的计划,只是要在岷山剑会前进入真元境,如果更保险一些,则至少要进入真元境中品的修为。”

    “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怪物。”

    许久之后,薛忘虚才轻嘘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现在突然很想见见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的那两个最厉害的小怪物,看看他们到底和你有什么样的差别。”

    “原先我认为是野火剑经还不够难,但是连这两门剑经你都如此…看来只是我对你了解不够。”

    薛忘虚眼睛里的震惊消退了,他眉头却是微微蹙起,探讨般轻声问道:“那只是这两门就够了?岷山剑会里,有些人修的剑经恐怕更强一些。”

    丁宁摇了摇头,“没有最强的剑经,只有更强的人。”

    (写到丁宁比划两下的时候,我想到了周星驰在皇帝面前展示天外飞仙...好的,我邪恶了...)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