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八十三章废臂

第八十三章废臂

    张仪本来也未曾出手,他只是异常担心的看着丁宁和苏秦的战斗,但此时看到苏秦体内的真元尽情的倾泻出来,他的脸色不由得骤然大变。

    他的双足微顿,就欲飘飞过去。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一直没有动作的墨尘也深吸了一口气,将蓄积在臂内的真气尽数涌入手中的雪蒲剑。

    他和张仪之间的空气里明显产生了一条条透明的纹理。

    在下一刻,他手中的雪蒲剑好像彻底燃烧了起来,绽放出无数的神辉。

    他的身影好像反而被这一柄雪蒲剑的力量带起,往前直飞,一剑刺向张仪。

    张仪性情温和,他的剑也是色泽如青玉,温润异常。

    只是此刻感觉到苏秦那一剑里的真正杀意,他也不复平时的温和。

    一声低沉的厉喝从他的双唇中喷薄而出,青玉般温润的剑身里,陡然涌起无数白茫茫的剑气。

    这些剑气以惊人的速度汇聚在剑尖,顷刻间就像是变成了一座白色的小山。

    他用尽全力提着剑,撬动这座小山,朝着墨尘砸了过去。

    这是白羊提山剑。

    白羊剑经里最难掌握,同时也是威力最大的剑势之一。

    轰的一声爆响。

    墨尘只觉得自己被一座真正的小山砸中,数丝精纯的真元,甚至随着震荡的剑身,直接侵入了他的气海。

    一股逆血从他的口中涌出,他顷刻间连退十余步。

    张仪转身,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的欣喜之意。

    因为此时苏秦已然出剑。

    随着他手腕的不停微小动作,整柄紫色长剑奇异的卷曲起来,竟然形成了一个空心的绞龙。

    这条空心的绞龙,就像一个剑鞘,精准的捕捉住了丁宁的剑势,将丁宁的残剑和半条手臂,全部笼罩在内。

    当苏秦的这一剑刺出,观礼台上的李道机下意识的往前跨出了一步,手也落在了胸前的剑柄之上。

    观礼台上几乎所有学生的心中都涌出了强烈的寒意。

    “这个混账!”

    狄青眉的脸色也是剧变,愤怒之至,袖中的一道青气差点控制不住破空飞出。

    原本他对于丁宁并没有什么好意,然而薛忘虚的几句话不仅让他在修行上获得了许多感悟,也让他真正的反省自己的立身之道。

    他对丁宁和张仪等所有白羊洞弟子的看法已然根本性的改观。

    此刻苏秦的这一剑狠辣之至,卷曲的剑身、剑锋的每一处都拥有强大的杀伤力,现在他的剑势将丁宁的半条手臂都笼罩其中,已经不只是要绞飞丁宁的剑这么简单,若是这一剑落实,丁宁的半条手臂的经络和骨骼必然尽碎。

    且这一剑是苏秦耗尽所有真元而发,从速度和力量上,丁宁根本无法与之相比,现在剑势已然如牢笼将丁宁的剑和半条手臂都笼在其中…这一剑,即便是他都想不出如何能破。

    “苏秦太阴毒了,这哪里是什么同门试炼!”

    在苏秦剑势初展的时候,谢长胜就已经无比愤怒的叫骂了起来。

    谢柔的身体不住的发冷,她一直是个比许多男子还要刚强的女子,然而此刻,她的身体里却是涌起强烈的无助感。

    顾惜春的嘴角露出了鄙夷和嘲讽的笑意,他的眼睛里已经出现了丁宁的手臂血肉模糊,骨屑飞溅的可怕场景,然而在他看来,这是丁宁自找的。

    所有人都看得出苏秦的用意,然而所有人都来不及阻止苏秦的这一剑。

    旋转的剑身笼住丁宁的残剑和半截手臂,并开始像迅速失去水分的柳叶一样,迅速的收紧,卷曲。

    这样的卷曲,甚至让剑身的各处都带有不同的韵律,就像很多柄剑分别用不同的速度,分别用剑锋、剑身朝着丁宁的手臂袭来。

    极小的空间根本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在这样的空间里,丁宁的手臂无法摆动,根本不可能施展出任何精巧的剑式。

    即便是炼气境巅峰的力量,此刻也不足以和苏秦真元境的力量抗衡。

    似乎谁也没有办法改变丁宁剑落臂残的结局。

    然而此时清冷的空气里,却似乎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在发生。

    苏秦沉冷的看着丁宁,他的心中骤然涌起强烈的不安。

    因为丁宁此刻的神色依旧十分平静,甚至显得有些从容。

    他握着剑柄的手越来越紧,指节因为用力而变得越来越白。

    ……

    丁宁比苏秦想象得还要从容。

    因为在所有人看来这无法破解的凶险一剑,在于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和世上那些真正的精绝剑招相比,苏秦此刻的这一剑,也只是小孩子的玩意。

    当然以他此刻的真正修为和境界,对付苏秦的这一剑也唯有一种办法。

    然而只要有一种办法便以足够。

    在苏秦的剑身如脱水的柳叶一样迅速收紧的这一刹那,他体内的真气无比平稳的涌入手中末花残剑中许多平时不至的符文,同时涌入那些无比细小,平直像剑柄延伸的裂纹里。

    他手中的墨绿色残剑的剑身上许多细小的白色花朵带着一往无回的凄美气息往前方的空气里飞出,然后消失。

    然后墨绿色的剑身真正的裂了开来,散开。

    墨绿色的剑身就像一朵大花散开,散成无数的剑丝,而且随着真气的游走,这些剑丝还在空气里急速的延展,变长。

    观礼台上所有的呼吸彻底停顿。

    包括狄青眉在内的所有人,他们震惊着,惘然着,有些人甚至失魂落魄,心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丁宁的手臂保持着平直,在收缩的紫色长剑中一动不动,然而这些飞散出去的剑丝,却已经落在了苏秦的指掌,落在苏秦的腕间,落在苏秦的手臂上。

    苏秦的紫色长剑的许多处剑锋也已经距离丁宁的手臂只有很短的距离,然而丁宁的面容依旧平静从容,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一丝的紊乱。

    他只是保持着真气的输出,任凭那些剑丝紊乱的刺入苏秦的血肉,绞断苏秦血肉中的筋肉,甚至刺入他的骨骼。

    只是这一瞬,苏秦持剑的手上涌出无数道细小的血花!

    他倨傲的面容瞬间变得雪白、扭曲。

    他发出了一声极其凄厉的厉啸,像一只受伤的大鸟一样,往后倒飞。

    紫色长剑只差一线便能切割丁宁的手臂,然而所有的筋肉被刺断,连骨骼都被刺得千疮百孔,他根本无法再用出半分力量。

    哗啦一声震响。

    卷曲的紫色长剑失去控制的在空中旋绕着,一时间又和许多剑丝在空中撞击着,爆开很多细小的火花。

    然而令观礼台上许多人震撼无言的是,这柄紫苏长剑锋利的剑刃切割在那些看似细小的剑丝上,却是没有一根能够切断。

    那些剑丝在一瞬间的分散和柔软之后,又急剧的恢复了坚硬和平直,迅速收拢,再次变成一柄墨绿色残剑。

    苏秦凄厉的倒退着,急剧的后掠让剑丝在从他的臂内抽离时带出了更多破碎的血肉和骨屑。

    他的这一只左手像脱了骨的凤爪一样扭曲得不成样子,在惨嚎之中,他叫出了此刻许多人想问的问题:“这到底是什么剑!”

    丁宁的目光也落在了手中的墨绿色残剑上,他没有回答苏秦的问题,只是沉默着。

    他此刻甚至没有想苏秦那只手的问题,而是在想着这柄剑和这柄剑的主人的很多故事。

    死寂的观礼台上,端木炼看着那柄墨绿色的残剑,脑海里残留着刚刚剑身延展的画面,他终于将这柄断了大半的剑和很久之前的一柄名剑重叠在了一起。

    他不可置信的说道:“只顾眼前,不顾身后,每一剑都如最后的一剑的末花剑,这是巴山鄢心兰的末花剑!”

    观礼台上有些学生未曾听过这柄剑的名字,有些学生听闻过,但因为他们并未经历过元武皇帝登基之前那个年代,在那个许多惊采绝艳的大秦修行者消失的年代里,他们都尚且年幼,所以此刻他们的身体里并没有因为这柄剑本身的故事而多出多少震惊的情绪。

    然而对于狄青眉和青藤剑院很多年长的师长却完全不同。

    这柄剑本身便也是一个传奇,代表着一种宁折不弯…在很多人看来不识时务的态度。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丁宁手里这柄不起眼的断剑,就是那柄剑的残余,而且还可以拥有这样的威力。

    “难道在那个时候,李道机就已经看出丁宁对野火剑经拥有了那样的领悟?”

    “那只是丁宁刚刚才参悟野火剑经…难道那时候丁宁就已经参悟出了野火剑经的真意?”

    震惊的情绪在狄青眉的眼瞳里无限的扩大。

    他也是长陵少有的大修行者,所以他很清楚野火剑经的真意不在于野火燎原,而在于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一剑剑势已尽的情况下,却还可以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不断后势。

    方才丁宁的这一剑,虽然依靠着末花剑本身的特性,然而其中野火剑经的剑意,却是足以让每个大剑师动容。

    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明白,为什么当时许久未出白羊洞的李道机要出山,不惜冒险一战也要特意为丁宁寻来这柄残剑。

    “这柄剑竟然能这样的延展…”

    “你一直都那么有信心,原来是因为还隐藏着这样的东西!”

    痛苦和惊惧终于开始占据苏秦的心田,他看着自己鲜血淋漓,已然肯定废掉无法复原的左手,疯癫一般厉声狂笑了起来:“你竟然废了我的手!”

    “是你想废了我的手,所以我才废了你的手。”听到他这样的狂笑声,丁宁抬起头来,冰冷而讥诮的轻声说道:“这是你自己的选择。”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