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四十三章换你七年

第四十三章换你七年

    半日通玄,这是比白羊洞的学生能够参加青藤剑院的祭剑试炼更令人震动的消息。而且这种震动,绝对不只在白羊洞内部。

    然而引起这样震动的丁宁的身影,却是一直等到日上三竿,才出现在白羊洞的山道上。

    “这不是开玩笑么?”

    在距离经史洞不远的山道上,丁宁看着面无表情的李道机,蹙着眉头说道:“昨日里才告诉我可以利用那条灵脉修行,才过了一夜,现在就告诉我那条灵脉属于祭剑试炼的胜者,这变化也太快了一些吧?”

    李道机冷冷的看了丁宁一眼,说道:“至少在祭剑试炼之前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条灵脉依旧属于你。如果嫌变化太快,你昨天就应该听我的话,抓紧一切时间利用灵脉修行,而不是要住回梧桐落,在路上花费这么长的时间。”

    丁宁看着眼神里尽是不满的李道机说道:“我在来回的路上也没有闲着啊,我会研习野火剑经的。”

    李道机讥讽的说道:“只是那么短的时间,你就记住了野火剑经的一些内容?”

    丁宁点了点头。

    李道机的眼眸深处闪现出一丝隐怒,然而他没有第一时间说什么,伸手从身旁山壁上折下了一根树枝,递到丁宁的面前,然后对着旁边一块方圆不足一丈的平台,示意丁宁过去:“既然如此,你练给我看看?”

    “好。”

    丁宁也不拒绝,提着小树枝,踏上平台,开始挥动树枝。

    他手里的这根小树枝看上去十分可笑,顶端还带着几片嫩叶。

    李道机也是故意让他显得可笑,所以来连那几片嫩叶都不折去。

    修行最忌骄妄,野火剑经比起白羊洞大多数剑典都要复杂,很多剑势都是由许多剑招连在一起而成,一个剑式里便有很多种变化,即便是他自己去钻研这野火剑经,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日时间里记住太多内容,并有所领悟。

    然而就在丁宁这起手的瞬间,他满含讥讽的眼睛里,却已划过一道闪电,他的面容瞬间微僵。

    看似可笑的小树枝骤然在丁宁的身前抖成一个半圆形,在接下来的一刹那,空气里响起一片急剧的破空声。

    小树枝变成了无数条细小的剑影,笼罩了丁宁身前数尺方圆。

    剑影绵密,大部分集中在丁宁的腰部以下,就像是他的身前地面上,骤然现出了一片绵密的草场。

    李道机眼神里的震惊再次扩大,眉梢不断的跳动。

    他从未翻阅过野火剑经,但他看得出这应该是野火剑经的起手剑式,虽然以丁宁这一个剑式落在他的眼里还有许多的破绽,然而他已经感觉到了那种真实的剑意。

    只是一个起手剑势,他就感觉到了就将有一片野火从草原上升起。

    这便是神韵。

    剑式不够完美,剑身在空气里所处的方位每一瞬间有细小的偏差,这可以通过练习来改善,然而剑意神韵,却不能够通过简单的练习来领悟。

    他是现在白羊洞除了洞主薛忘虚之后的第一剑师,所以他十分清楚,只有那种真正得了神韵的剑师,才有可能真正发挥出剑法的威力,在战斗里,自然就会让剑追随着剑意,让剑的每一处,出现在应该出现的位置。

    而此刻最让他震惊的是,就连那根树枝上几片可笑的树叶,都似乎带上了一种独特的韵味,给他一种异样的,和野火燎原截然不同的欣欣向荣,还有后劲的剑意。

    “或许我应该承认你这种修行方式。不过从今天开始,你要出山门的话,我会给你安排一辆更快的马车。”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停下来的丁宁,说了这一句,然后便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谢谢李道机师叔。”

    看着没有多话的李道机的背影,丁宁很认真的致谢。

    他的眼睛里没有得意的表情,反而出现出了一丝莫名的冷意。

    昨日里在白羊洞的修行很顺利。

    然而现在,一切看起来却的确不会像自己想象的那么顺利。

    青藤剑院的狄青眉,的确像传闻里的一样和薛忘虚、杜青角不和,而且为了让威严皇宫里的那位皇后满意,要让她看到他的态度,他必须有更多的举措。

    “其实在平时,你再怎么和白羊洞斗,我也不会插手,我有整整一面墙…我没有能力去管这里的事情,然而现在却事关我的修行,昨天才给了我的灵脉,才刚隔夜,你就像从我手里拿走,我却是真的很不乐意。”

    丁宁丢下手里的树枝,望向青藤剑院的方向,在心中轻声而认真的说道。

    此刻他真的不开心。

    为了多生出的事端不开心,为了近日那时常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很遥远的称呼不开心。

    “丁宁!”

    这个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喊他。

    南宫采菽在阳光下朝着他跑来。

    她看着凝立在平台上望着远方的丁宁,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

    她跑到丁宁的身前,声音也有些轻颤:“丁宁,你真的是那种了不起的怪物。”

    丁宁收回了思绪,他看着她激动的神色和看着自己已经完全不一样的眼神,他知道这名少女在天地元气的感悟上必定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收获。

    于是他平静的轻声问道:“那两本随笔有用?”

    “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觉得那两本随笔有用,但对我真的有用。”南宫采菽依旧无法平静,她颤声道:“我应该会很快突破第二境。”

    丁宁轻声道:“能帮到你最好,你在山门口为我出声,这样我便也不欠你什么情了。”

    南宫采菽一怔。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难以理解,甚至出现了一丝愤怒。

    “这怎么是一回事情!”

    她直直的看着丁宁的眼睛,面孔也涨得微红:“什么叫你也不欠我什么情,我在山道上为你随口说几句话,和这个能比么?这种修行上的事情…你这样的帮助,可能是帮我节省了七年的时光,或者还不只七年!”

    丁宁看着激动的她,微微蹙眉,一时沉默。

    “或许你觉得你是白羊洞的弟子,和我青藤剑院的学生天生疏远,但我不会去管这些事情,哪怕你现在并不把我看成朋友,我也必须感谢你。”南宫采菽的神容却变得更加严肃,她甚至认真的欠身,对着丁宁行了一礼,“你和我说过你的身体问题,我知道你的修行比起一般人更加紧迫,所以我希望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对我说。”

    丁宁的眉头更加皱紧了些,他想了想,说道:“如果你真的想帮我,便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是我帮你挑选的那两本随笔帮了你。包括你的师长,你的父亲。”

    南宫采菽一愣,她不能理解的看着丁宁问道:“为什么?”

    “修为进境快,恐怕就已经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丁宁平静的说道:“如果一个修为进境快的人,又被人认为对于修行典籍还有很强的直觉和理解力,那会更麻烦。你知道我没有多少的时间,我没有时间被人去利用,对于我而言,需要将一切时间花在修为的进境上。”

    南宫采菽不知道丁宁心中真正的想法,但她觉得丁宁这些话是对的。

    她很清楚那些被称为怪物的天才,在天赋展露之后,将会迎来更多的挑战和世俗的杂务。而那些人将来的追求,可能大多是长陵更高的位置,那些挑战和杂务,会对他们今后站上更高的位置有帮助,而且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经营这些,然而丁宁却没有。

    “我答应你,我发誓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是因为你挑选的那两本随笔帮了我,我会找别的理由。”

    南宫采菽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她还是倔强的抬着头,看着丁宁,“但是这样不够…我还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地方么?”

    看着这个一心要帮助自己的少女,丁宁有些头疼,但他还是仔细的思考了起来。

    “有可以提升修为的丹药么?”

    他沉吟了片刻,说了这一句,然后甚至觉得自己有些无耻。

    南宫采菽愣了一愣。

    这若是换了一个人这么说,她必然也会觉得无耻。

    哪怕提升修为的丹药或多或少有着一些长远的不利后果,甚至在传说里,对到了第七境之后的修行者往上突破时的影响更大,然而因为可以快速的改变修行者的身体,提升境界,甚至大大的节省破境的时间,所以任何和提升修为有关的丹药,都是天下最宝贵的宝物。

    这样的丹药,对于南宫采菽这样家世出身的修行者,都是至宝,而且一般得到这样的丹药,都会自己用,怎么可能会给别人。

    然而丁宁的身体,却让南宫采菽没有生出他无耻的念头。

    她自然觉得这样的确可以让丁宁修行更快,相当于可以挽回他的一些寿元。

    “我会想办法,尽我所能。”

    于是愣了愣之后,她十分严肃和认真的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谢谢。”

    丁宁眼中也升腾起异样的滋味,他认真的致谢,然后轻声道:“那现在能不能请你和我讲讲你们青藤剑院的祭剑试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