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武侠修真 > 剑王朝 > 第四章修行

第四章修行

    能够感悟玄机,打开身体秘窍,这便是修行第一境通玄,正式踏入超凡脱俗的修行者的行列。

    识念内观,贯通经络,五脏蕴育真气,源源不断,周天运行,这便是修行第二境炼气。

    到了这第二境,外可利用真气对敌,内可伐骨洗髓,已经能够获得寻常人无法想象的好处。

    但凡越过第二境的修行者,除非深仇巨恨,死生之事,否则其余事情已经全然没有修行之事重要。

    寻常的欢喜,又怎么能和解决修行中的问题,感觉身体的壮大和改变时的愉悦相提并论。

    到了能引天地元气入体,融汇成真元,这便到了修行第三境真元境。

    世上没有两名资质完全一样的修行者,即便是同时出生的双胞胎,在出生时开始就会形成无数微小的差异。即便是修行途中有明师相助,明师的双目,也无法彻底穷尽弟子体内的细微之处,所以修行之途,大多需要自己感悟,如不善游泳者在黑夜里摸着石头过河,时刻凶险,一境更比一境艰难。

    能说真元,便至少已是三境之上,丁宁自然知道她真正的修为到达了何等境界,也十分清楚她那冷漠平静的一句里蕴含着什么样的凶险和紧迫,但他所做的一切还是没有丝毫的慌乱,有条不紊。

    在迅速的冲洗干净身体,换了身干净衣衫之后,他又细细的切了盆豆腐,撒上切碎的葱末,淋上香油。

    就着这盆小葱拌豆腐连吃了两碗没有热透的剩饭后,他才走进了后院的卧房。

    其实对于他现在的身体而言,可以完全不在意少吃这一餐,然而他十分清楚,或许只是买了香油不用这样一点的疏忽,便有可能让监天司的官员最终发现一些隐匿的事实。

    而他同样也十分清楚,按照监天司的习惯,在连续两度确认没有问题之后,监天司有关他的调查备卷都会销毁,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监天司的目光,都不会落在他的身上。

    这也是他今日会故意出现在莫青宫等人视线中的真正原因之一。

    ……

    简陋的卧房里有两张床,中间隔着一道灰色布帘,这在没有多余房间的寻常人家而言,这样和自己的小姨同居一室,是极其正常的事情。

    然而带上卧房的大门后,丁宁却是没有走向自己的床榻,而是轻车熟路的走到了长孙浅雪的床前,动作快速麻利的脱去了外衣,整理了一下被褥。

    和过往的许多个夜晚一样,当他安静的在靠墙的里侧躺下去之时,长孙浅雪的身影穿过黑暗来到床前,和衣在他身旁躺下。

    “开始吧。”

    除了冰冷之外,长孙浅雪的眼里看不到其余任何的情绪,在丁宁的身旁躺下的过程中,她甚至没有看丁宁一眼。

    而就在她冷冷的吐出这三个字的同时,她的身上开始散发出一股真实的寒冷气息。

    在黑暗中,丁宁却始终在凝视着她。

    看着她冷若冰霜的面部轮廓,他的眼底涌起无数复杂的情绪,嘴角缓缓浮现出一丝苦笑,但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他双眸中的情绪尽消,变得清亮无比,脸上的神情变得极为肃穆和凝重。

    一股独特的气息,若有若无的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就连空气里极其微小的尘埃都被远远吹走,他和长孙浅雪身旁数米的空间,就像是被无数清水清洗了一遍。

    这种气息,和陋巷里持着黑伞的五大供奉,和那些随后赶到的修行者身上的气息十分类似,只是显得有些弱小。

    但即便弱小,也足以证明他是一名修行者。

    长孙浅雪似乎很快陷入了熟睡,呼吸变得缓慢而悠长。

    然而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寒冷,床褥上开始缓缓的出现白霜。

    她呼出的气息里,甚至也出现了湛蓝色的细小冰砂。

    每一颗细小的湛蓝色冰砂落到冷硬的床褥上,便是奇异的噗的一声轻响,化为一缕比寻常的冰雪更要寒冷的湛蓝色元气。

    往上升腾的湛蓝色元气表面和湿润的空气接触,瞬间又结出雪白的冰雪。

    所以在她的身体周围的被褥上,就像是有无数内里是蓝色,表面是白色的冰花在生长。

    在开始呼出这些湛蓝色冰砂的同时,她沉没在黑暗中的睫毛微微颤动,眉心也皱了起来。似乎在无意识的修行之中,她的身体也直觉到了痛苦。

    丁宁有些担忧的闭上了眼睛。

    他的身体表面也结出了一层冰霜,然而他的脸色却变得越来越红,他的身体越来越热,平时隐藏在肌肤下的一根根血管越来越鼓,然后突起,甚至隐隐可以看到血液在血管里快速的流动。

    安静的卧房里,响起灶膛里热风鼓动般的声音。

    没有任何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流淌出来,但他的身体却好像变成了一个有独特吸引力的容器。

    咔嚓咔嚓的细微轻响声在这张床榻上不断响起,被褥上的一朵朵冰花开始碎裂,其中肉眼可见的湛蓝色元气,开始缓慢的渗入他的身体。

    白色的冰霜在长孙浅雪和丁宁的身外飘舞,在这片狭小的空间内,竟然是形成了一场风雪。

    丁宁的胸腹在风雨里越来越亮,他的五脏都发出隐隐的红光,散发着热意,然而对于周围的风雪而言,只像是一朵随时会熄灭的微弱烛火。

    修行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

    在丁宁的识念之中,他正站在一个空旷的空间里。

    这个空间似乎幽闭,然而又十分广阔,有五彩的元气在垂落。

    这便是修行者的气海。

    他的脚下,是一片淡蓝色的海,洁净无比的海水深处,好像有一处晶莹剔透的空间,就像是一座玉做的宫殿。

    这便是修行者所说玉宫。

    而他的头顶上方,五彩的元气中间,有一片特别明亮的空间,那便是天窍。

    气海、玉宫、天窍这三大秘窍能够感悟得到,贯通一体,体内五脏之气便会源源不断流转,化为真气。

    然而此刻,他气海的中心,却没有任何的真气凝结,一缕缕流动到中心的五彩元气,在融合之后便化为无比灼热的火焰。

    干净透明到了极点的火焰,带着恐怖的高温,炙烤着上方的天窍,有些要烧穿整个气海的气势。

    然而有无数湛蓝色的冰砂,却是也在气海的中心不断坠落。每一颗坠落便是消灭一团火焰,接着正中有一缕透明的沉重真气生成,落入气海下方的玉宫之中。

    时间缓慢地流逝。

    气海里五彩的元气越来越淡,火焰即将熄灭,湛蓝色的冰砂却没有停止,依旧在坠落。

    这对于丁宁而言,自然是一次真正的意外。

    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他用寻常修行者根本无法想象的速度醒来,睁开双目。

    数片冰屑从他的睫毛上掉落下来。

    他没有看自己的身体,在黑暗里,他看到周围的风雪还在不断的飘洒,而长孙浅雪的身体表面,已经结出了一层坚硬的冰壳。

    她的身体几乎没有多少热度,似乎血液都被冻结,然而体内一股气息还在自行的流转,还在不断的从她体内吹拂出湛蓝色的细小冰砂。

    丁宁的眼中瞬间充满震惊的情绪,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便将自己像被褥一样覆盖向长孙浅雪的身体。

    身体接触的瞬间,凛冽的寒气便令他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然而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的识念便浑然忘我的进入自己的气海。

    他紧紧抱住已成冰块的长孙浅雪,无意识的越抱越紧。

    他的肌肤开始发烫,发红。

    喀的一响,长孙浅雪身上坚硬的冰壳破了。

    无数的冰片没有径自的洒落在被褥上,而是被两人之间的某种力量震成了无数比面粉还要细碎的粉末,飘洒出去。